2012年3月6日

校園歲時記-驚蟄

2012年的驚蟄落在3月5日這天,傳說驚蟄這天會打春雷,不過今年的春雷早在2/23就已經打了

開始定期紀錄校園之後,開始很期待各節氣的到來,急著想寫下那些綠色朋友們變化情況。

羊蹄甲的落花開始多了,上次樹上還沒有很多花,今天多了一些。路上遇到國文科的邸怡老師,她校園觀察做得比我還多,她記得哪些植物在什麼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

去年她帶學生去練直笛比賽的時候,從四樓往下望去,羊蹄甲樹開了滿滿的花,給她很深的印象。她把自然觀察的經歷寫進生活裡,讓我想起上個月聽洪震宇老師說過的話,「我們沒有辦法為生命增加時間,但是我們可以為時間增加生命」



校園裡紫花酢漿草開得遍處都是,但是紫花酢漿草在台灣主要是無性生殖的,開這麼鮮艷的花要做什麼呢?



梅子轉述過王震哲老師的說法:台灣的紫花酢漿草的雌雄蕊排列像三層的結婚蛋糕,最高最中央的那一層是雄蕊,最短最外層也是雄蕊,夾在中間的是雌蕊。可能在原產地南美洲有另外一型的紫花酢漿草,兩種不同類型的花才能受粉成功。(這部份詳細的資料,可以看蔡孟穎的這篇《限制紫花酢漿草在台灣的分佈及其有性繁殖之因素探討》)



如同這篇春天的花一般,校園裡許多草本植物也開花了




邸怡老師說,國文課會講到四時開了什麼花,出現什麼景物。這麼生物的話題,卻不是生物課本會談的。桂花是秋天的代表,我卻覺得校園裡的桂樹全年都在開花。



我開始紀錄亞歷山大椰子的動態,目前有兩株有豔紅的果實,但從那數量看來,也許是果期的尾聲了。



樹下有掉落下的果實



用剪刀蠻力剪開,看裡頭的模樣。



在樹下最有趣的就是找小樹苗。學校裡頭可以找到十幾株椰子的小樹苗,初生的葉子二叉,跟長大後的模樣完全不同。



綜合大樓前的大花盆裡,裸露的土壤,好多幼苗正鑽出土壤享受春天。


難得可以看到羊蹄甲的小樹苗,若是我來取名,我應該會叫它們「屁股樹」



校園大石頭旁的側柏(或是扁柏?待查)長出毬果了,長這模樣,常有人以為它開花了。





這是另外一種柏-龍柏的雌毬果,上次紀錄過雄毬果噴花粉,今天看雄毬果還是會噴花粉。龍柏是雌雄異株,所以校園裡有一整排會噴花粉的雄株,但只有幾株雌株。

上週有9年級學生來問裸子植物的花粉長在哪邊,我就帶著他們到雄株旁,要他們輕拍毬果,噴出的花粉嚇了他們好大一跳,這樣的經驗,應該可以讓他們這輩子都記得雄毬果有花粉吧。








杜鵑花開得零零落落,邸老師問:為什麼杜鵑都開在底下,上頭都沒有了,但我也沒答案。



車前草也正在開花




這種小個頭的植物,開出的花也是小個小個的,不仔細看還不知道這整個花序都在開花呢
DSCN5556.JPG


大概是前些時候,長了許多榕果,風雨走廊就多了好多榕樹的小樹苗,我猜想是雀榕的吧。



路過校園僅存的兩株鳳凰木旁,看到被折斷的樹枝,原來它們的木材是鮮黃色的



開始發現定點觀察的有趣之處了,1月份拍攝的楓香和3月份的楓香有了不同的色彩。如果我可以每個節氣都拍它一張,24張拼起來一定很有看頭。



這次驚蟄出巡最有意義的地方是有機會跟邸老師聊起國文課,原來國文課本裡無論哪個版本都會有海洋文學,且國文課本愈來愈多的白話文學,這樣的課程重點不再是修辭文法,反而是賞析。

我會再多跟邸老師請教國文課程的內容和教師需求,這樣我5月份去國文老師的全市研習講「解開語文領域學習的科學密碼」,才更能切入。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