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8的文章

來自西班牙的回應

前兩天收到了一個回應,讓我好驚訝 hello I am professor of Biology in Spain. I like much your web. I feel not to understand Japanese. I would like that you see this video about the PCR. http://blogdemiscosas.blogspot .com/2008/04/nuestra-cancin-de -la-pcr.html I have recorded it with my students of 17 years Greetings from Spain Belen Garrido www.uv.es/mabegaga 有沒有看到,阿簡後援會的西班牙分會要成立了,雖然會員只有一人。 上面那段話的意思是說,他是西班牙的生物老師,很喜歡我的網站,雖然不懂日文(沒辦法,日文和中文有些地方還蠻像的)。然後他率領他的17歲西班牙正妹群,唱了PCR之歌,而且錄了一段影片。 雖然他看不懂我這邊在寫什麼,不過我還是要說,「Belen Garrido,Thank you」。你可以當西班牙分會的會長(反正你看不懂我寫什麼  ^ __^) 這段影片 很有趣,前面用DNA摺紙的方式呈現了PCR的終極意義,就是放大DNA的量,然後就是正妹群對嘴唱PCR之歌。 另外一提, - 彩 告訴我,「2008高中生物奧林匹亞國手選訓營」的晚會,居然也唱了「 消化 」和「 背叛 」有「 PCR之歌 」做節目,哈!真是太有趣了,有沒有錄影存證啊?

東北角馬崗潮間帶觀察

圖片
4/19 生物學科中心 辦理的認識海洋生物-東北角海岸探查,開拔到東北角的馬崗村,它位置就在三貂角燈塔下,開車很容易錯過的小地方。之前我和梅子不知道從哪聽來的,說這有養殖海膽,一直很想來看看,不過總是沒有成行,碰巧遇上這個研習活動,剛好可以一嘗宿願。 這個研習第一天是室內課,第二天是野外觀察,只限30人參加,梅子本來要報名,不過沒報到,所以我們就自行開車到馬崗和大家會合,參加第二天的野外觀察。 到潮間帶一定要注意潮汐,那天大約十點開始退潮,到下午一點多的時候到最低點,剛好配合觀察的時間。我們從新竹出發,走國道三號接雪隧到這裡,差不多花上兩個小時。攜帶的東西除了必要的防曬物品外,還帶了手套,穿了礁鞋。不過我的礁鞋之前去北海岸壞掉之後,就沒再買新的了,所以只好穿雨鞋,到岩岸潮間帶千萬不要逞強赤腳走,很容易血流成河的。 在場有些老師不想下水,所以一直在岸上跳來跳去,有點可惜。到海邊嘛,當然就要實地觀察了,左手戴起手套翻石頭看生物,右手準備相機。 潮間帶的生物對我來說算是很陌生的,最多知道是哪類的,要到「種」的辨識其實是有困難的。比起大學時候去龍洞的潮間帶,我覺得馬崗這邊的海蝕平台更加吸引人,只要花時間在水裡撈,一定可以看到很多生物。 海綿,那些肉眼可見的大孔是出水孔吧。 也是海綿,生長在潮池的岩壁上,一大片。 海鞘,和課本的圖例那種很不一樣。難以想像,它居然和我們一樣都是脊索動物。 這..也是海鞘吧? 在岩壁之間可以看見一顆顆看起來很好吃的果凍,這是海葵。 偶而還可以在水中撈到一些「薄片」狀的生物,我已經忘了這是扁形動物還是軟體動物。 這看起來似乎是扁形動物。 水中還有在海藻之間移動的小螺,個體旁邊的膜狀物飄來飄去,像個小裙子一樣。 一條條的麵線,由左至右分別是百香果口味、原味和巧克力口味的麵線。不是啦,這些是海兔的卵。 中央那個黑不溜丟的是黑鮑魚(鴨嘴螺),中間有殼,不過很扁,外套膜伸出包住身體(隔了一個禮拜才寫,本來已經忘記名字,不過還好有同行的網友提醒) 接下來就是棘皮動物了,中間那小隻的是陽燧足 這個也是陽燧足,看起來像海星,不過不是海星,這算是海星的親戚。 這個呢,一隻海星從岩石上被「請」下來,管足的吸盤還吸著不放。 本尊在此,樣子挺像人的。 這是腹面的樣子 中間的部份是口,在腕

大頭小老鼠

圖片
大頭 的不只是我,連小老鼠頭都很大。 學務處的同事 老王 知道我會收屍,前兩天傳了個簡訊過來 「有剛死的小老鼠」 看到這我就知道要做什麼了,去收屍。 收拾東西走到學務處,老王不在,不過辦公室的人怎麼都知道老王留了一隻小老鼠要給我。 這小老鼠頭還真大!不算尾巴,這應該是「二頭身」吧,不知道是什麼鼠? 這隻老鼠暫時先放在學校神秘的角落裡,先讓清除者和分解者清一清吧,過一陣子再來處理。

心臟冠狀循環鑄型標本

圖片
上次做了一個腎臟的 血管鑄型標本 ,覺得挺有趣的,前兩天就打算來弄個心臟的冠狀循環鑄型標本。 這次的挫折感有點大,覺得成功率不高。就算是真的失敗,也是值得記錄下來,下次別再犯錯了。 作鑄型標本的主角,豬心一顆 主角二,找了很久才找到的白色乒乓球。用乒乓球是為了它的成份-賽璐璐,至於用白色乒乓球是為了染色。找不到便宜的白色乒乓球,只好用一顆十元的。 錯誤的選擇-壓克力顏料,因為沒想到溶在丙酮裡,會看見粉狀的顏料。下次改用紅墨水和藍墨水試試看,至少顆粒不會太大。 玩具針筒兩個,一個10元。 乒乓球剪碎之後加入丙酮,上次說加10倍丙酮,其實有點多,淹過乒乓球碎片再多一點就差不多了,不然會太稀。我是一天前先配好,這樣就不用花時間等溶解。 把豬心的心房除去,露出房室瓣。 A 肺動脈半月瓣 B 左冠狀動脈 C 二尖瓣 D 冠狀靜脈竇 E 大動脈半月瓣 F 右冠狀動脈 G 三尖瓣 我打算用紅色的膠液灌注左右冠狀動脈,藍色灌注冠狀靜脈。 不過我這次調的膠液太稀了,以致無法順利灌入血管中,好多都溢出來,挫折太大。 有沒有成功,要等到幾天後從鹽酸裡弄出來才知道。 一切就靜觀其變吧。

拔雜草的生物實驗

圖片
拔雜草這件苦差事裡,其實也有生物學。裝滿雜草的袋子裡,過沒多久,就多了一堆水滴。那就是它們的蒸散作用。這種現象在裝菜的塑膠袋中也常看得到,所以裝菜的袋子通常會打洞,一方面是讓植物能呼吸,另一方面至少不會讓水悶在裡頭,把菜給悶壞了。 前一陣子看到日本有老師教「植物的呼吸作用」這單元時,就用了一個和這個蠻像的設計。 學校裡常常需要拔雜草,那老師就要學生帶了兩個大垃圾袋,去操場拔雜草。一大袋雜草放在黑箱子裡,另外一大袋則放在光照處,一陣子後用石灰水檢測二氧化碳的存在。想當然爾,黑箱子裡的大袋草當然有比較高濃度的二氧化碳。 這個實驗設計還真是有創意哩,打著作實驗的幌子,暗地裡卻是行拔草之實啊。

天線寶寶監視器加裝LED燈

圖片
幾個月前做的 天線寶寶教學提示機 ,功能的確不錯 ,不過有點小缺點,特別是接上單槍投影機的時候。 因為單槍需要在比較暗的環境中放映,但是這個攝影機需要比較多的光線,效果才會好,這就很矛盾了。不過在學校附近逛了一圈之後,找到一個小東西,情況就好轉了。 就是它,LED夾燈,才25元而已。 用的方式也很簡單,夾在腳架上就可以了,前方那個黑色方塊是上次文章沒提到的鋰電池,這個電池好像是650元吧,在同一個地方買的。有了它就可以帶著攝影機行動自如了,不過也不能離接受器太遠,畢竟訊號還是會衰減啊。

用乒乓球做腎臟血管鑄型標本

圖片
為了要了解動物器官內的各種管道分佈情形,鑄型標本是很重要的技術。它的作法是將膠液灌注到動物器官的管道中(例如血管),等到膠液硬化後,再將原器官腐蝕,就可以取得管道的灌注鑄型標本。 以下是我最近完成的腎臟血管鑄型標本 材料: 注射針筒(不需針頭) 乒乓球數顆 丙酮 鹽酸 豬腎 方法: 先將豬腎洗淨,用生理食鹽水沖洗動脈,移除血塊。 準備膠液:將乒乓球剪碎加入丙酮,乒乓球對丙酮的比例約為1:10。數分鐘後乒乓球會溶解形成煉乳狀沈在底部。將煉乳狀的膠液倒入針筒內。 用針筒把膠液灌注到動脈中,速度要注意,太慢的話很容易堵住血管,太快則容易把血管灌爆,一邊灌一邊幫豬腎按摩。市場買到的豬腎,上面通常會有刀傷,所以灌下去有可能會從表面流出來,不過那沒關係,影響不大。 灌好之後,靜置數小時到數天,等待丙酮揮發,膠液就會硬化,變回乒乓球的材質。 把豬腎放在稀鹽酸裡腐蝕數天後,等到腎臟的基本組織被腐蝕成泥狀,就可以取出用水沖掉組織,得到腎臟血管的鑄型標本。 灌注的時候沒人幫我拍照,所以就沒留下紀錄,以下是最後步驟的照片。 剛從鹽酸裡拿出來,用水沖過,其他的組織就會脫落,留下血管的鑄型。 成品,非常精細的血管分佈,這些都是腎臟裡的動脈 換面,再來一張 這是從側面看去,中間的血管最粗,越往表面,血管就越細。 放大點仔細看這些血管樹,這些還不是微血管,都還只是動脈的部份。 這一個沒有經過染色,完全都是原色呈現,因為拿來的乒乓球就是黃色,所以做出來的血管就是黃色的樣子。效果要好一點的話,應該改用白色乒乓球做膠液,再染成紅藍兩色,分別灌注動脈和靜脈。這種灌注標本如果品質夠好,市場價格大概可以到四位數以上呢! 參考資料 肖方編著,野生動植物標本制作,科學出版社出版。

怎麼那麼多狗骨頭?

圖片
上週六騎著單車去 宇老大滿貫 ,發生了件匪夷所思的事件。 正當我在路邊停下休息的時候,忽然瞥見車輪旁有骨頭,仔細一看還是狗的下顎骨,正想找個袋子裝回家的時候,往旁邊一看,天啊?這裡不是只有一個狗骨頭,居然是有幾十個狗骨頭? 無聊的我居然還一個個拍下來作拼貼咧! 那狗骨頭當然沒帶回來了,畢竟在路上看見一堆這樣的東西,還是挺詭異的。

掃墓有感

圖片
住在荒郊野外的生物們有個傳說,大約在每年晝夜相等的十五天會有毀滅事件來襲。 大型的生物會出現,把棲身的草叢鏟盡,在附近點燃大火,製造連續的巨響,雖然他們會帶來一堆食物,但數十分鐘後,又會被帶走。 他們只留下一地的灰燼和垃圾。 每年這樣的事情重複發生,這些居住在野外的生物習以為常。 他們知道當棲息的草叢被連根拔起的時候,就是逃跑的時候。 蜥蜴跑。 蜘蛛跳 連陸生渦蟲也得緩慢移動他的身軀逃離這個煉獄。 不過,只要過幾天,被鏟去草叢的土地上,生機再度出現。埋藏在土壤中的種子,得到機會。 前一陣子樹太高,草太長,躲在土裡的種子發不了芽,即使冒出頭來,也得不到生命所需的陽光。 還好那些大型生物幫了個忙,讓他們得以在此發芽。新落下的種子總是有機會出頭天,最多就等一年吧。 不同的土壤孕育不同生命,在不同的土丘上也有不同的生命。有的盡是芒草,也有的都是低矮的小草。一個個的小土丘上有著不同的小型生態系。 後記 掃墓對我來說其實不是太愉悅的事情,充滿了爛泥、烈日和大雨。 不過在我開始學生物之後,事情開始有點好玩。我開始觀察掃墓和生物間的互動關係。 清明在春分後約十五天的時候,當後人把墳前的雜草去掉,意味著「次級演替」的開始。 一千多年前的少年白居易寫下了這首詩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 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 野火為什麼燒不盡,是堅毅的根莖還留著,還是土中的種子等待發芽。 有人的墳上都是五節芒或是象草,也有的都是低矮小草。什麼原因讓他們的墳上不會出現高大的芒草呢? 一年一度的掃墓,是個選汰壓力,讓習於掃墓的生物適者生存。 例如:多年生的植物鮮少出現在墳上土丘,畢竟在還沒開花結果前,就可能被鏟掉了。所以墳上盡是生長快速的植物,誰能越快佔到地盤,越快產生後代,誰就越能當墳地霸主。 大學生態學的實驗有一回也在墓仔埔上課。 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走向學校對面的蟾蜍山,分組紀錄每位先人的墓碑資料。 我們紀錄性別、死亡日期、年齡,透過這些資料我們分析了這些人的年齡結構、死亡率。 很特別的實驗吧! 多年之後,我幾乎快忘記那些生態學實驗作些什麼,但是在墓仔埔上課的內容卻還歷歷在目。

畫個似顏繪吧

圖片
上個月看了NHK的節目 ためしてガッテン (台譯:學校沒教的事),那天看到的單元是 極意は脳!夢の似顔絵上達術 。就是教平民大眾用最簡單的方式畫出似顏繪。 看完節目才知道原來連似顏繪也和知覺心理學有關係啊。似顏繪很容易畫得美,但不容易畫得像,其實「美」和「像」在腦中,其實是不同區域控制的。我們負責臉孔辨識的區域稱為 Fusiform face area ,要讓這個區域覺得像,似顏繪才會成功,其中關鍵原則就在以下幾點: 特徵單純化:例如用點和線代替複雜的線條 強調特徵、誇張化:例如本來是小八字眉,就把他化成大八字眉。特徵的位置比形狀重要多了。 例如以下這個情形,中間的人臉的線條、圖案其實都一樣,眼睛是一個小點、眉毛只有一條線,鼻子是一個三角形,可是只要改變五官的位置就可以產生「像」的效果。 以下就是簡單的零件表,用這些五官零件就可以組出一個很像的畫像。 在節目中,老師是教大家先用簡單的線條畫出似顏繪,然後用剪刀把那些五官剪下,在紙上重新調整,找出最像的排法之後,再重新描邊畫一次就可以了。 這樣的作法,如果用電腦來做就簡單很多了。我利用Inkscape這套開放原始碼的向量繪圖軟體,幫我學生們畫了一套似顏繪。我個人覺得相似度高達九成,另外有一成的學生,我一直沒辦法抓出神韻,所以就只有一點像囉。 以下這幾顆人頭就是我的學生們。 當然最後還是幫自己畫一張吧! 學生都說很像,但惟獨臉畫得太胖了,畢竟我可是瘦臉阿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