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

從學生的角度思考

最近去參加了整天的研習,有機會從學生的角度去思考與感受當學生的感覺,然後就產生了很多感覺。

首先,老師安排學生進行討論活動時,說好的時間開始後,老師還在對全班講著規則,要注意這,要注意那。當下我發現,身為學生的我一直被打斷,根本無法討論,我聽也不是,不聽也不是,從這我學會了適時「閉嘴」

其二,講述技巧再好,也要準時下課。說著「我們就不下課囉,你們要上廁所的可以自己去」,這樣是很不專業的。想想過往的研習,遇到的教授很少有準時下課的情況啊。常常都有「我們這節不下課喔,等一下讓你們提早結束」這種狀況出現。其實,如果是大量講述,我倒是覺得可以每隔30分鐘,下課5分鐘,或者說,就算不是下課,也至少閉嘴停下來。

三,認真的老師滔滔不絕的講課,未必能將有效傳輸知識。我在被講述教學時,我注意到我的「專注時間」長度的變化,短的約10分鐘,長的可以到25分鐘。如果講師繼續講述,而且已經超過我的專注時間時,我就必須要作些事情來重新啟動我的下一階段專注,像是紙上塗鴉畫講師,寫下所有聽到的字。或是我開始拆三色筆,拆到剩筆心彈簧,然後組回去再拆一次。大概連拆兩次,我就可以重啟專注。而另外一種重啟情況是進入小組討論,亦即我開始可以運用其他腦區了。其實仔細去想,課堂上看見學生課本塗鴉、拆立可帶,其實作的事情也跟我一樣啊

我的專注時間什麼時候增加,什麼時候會減少?如果講師的內容是我已經知道的,或只是把簡報上的字唸出來(頂多加連接詞),那我的專注力會快速下降。而如果講的內容是我不知道的,讓我好奇的,或者講的是故事,我就會提高專注力了。

今天還有個有趣的心理歷程,講師要大家討論後發表。後來發表的時候,我們幾個組都主動舉手,可是講師點組的時候,沒講對編號,再加上我和後面那組的同時舉手,他點後面那組時,讓我以為是點我們組,然後發表時我就以為是我們組。種種誤會之下,我發現我會不悅,然後我就開始問自己,我在不悅什麼,然後我發現是忽視和不公平讓我有這種感覺。喔喔,這也太妙了,我都已經是中年大叔了,居然還會留意這些事情。那麼對於學生,是不是我們也可以多些關心呢?

我覺得這種後設認知非常有趣,去認知自己是怎麼認知的。有更多當學生的經驗,然後我就會更加知道,我應該怎麼當老師了

2014年7月23日

直貼鏡頭的手機顯微鏡

手機顯微鏡的另外一種簡易作法,忘了是從誰那邊看到(好像是橘子蔡吧?)

作法很簡單,就把小透鏡用黏土黏在手機鏡頭上



然後,就可以直接觀察了。缺點當然有,手不穩的時候,就會什麼都看不到啊。這是在沒有壓克力平台,或是CD殼平台的情況下,簡單易用的方式。

2014年7月18日

暑輔怎麼上?不讓你睡教學法+行動學習+翻轉+小組合作

說到暑輔,上了十幾年,總是有那種師生互相為難的感覺,龐雜的單元,受限的時間,我們必須以加快速度的時間「趕完課」。課趕完了,學生也睡飽了。不過今年我的暑輔課程不太一樣了,因為有月鈴的不讓你睡教學法

這個教學模式的效果怎麼樣哩?我講幾個例子就應該懂了。


  1. 班上真的沒有人睡,因為也不是老師在純講述,大多是同學之間的互動,即使老師跟你講話也都是在一對一聊。有人大白天聊天會睡嗎?
  2. 原班導師進來班上,驚訝的說「你們居然都活著」
  3. 打鐘之後,學生說「啊?下課囉?怎麼生物課這麼快?」


簡言之,這是學生透過自學、共學、製作重點小書後,再與同儕發表的課程。詳細操作方式,請一定要點進月鈴的文章去看。要注意喔,她可是再過不到一個月就退休的老師,都可以這麼熱情,我們這些小輩怎麼可以不熱血!

進行一個完全不同於講述法的教學法,必須讓學生和家長都知道老師要怎麼作,為什麼這麼作才行,所以我特地寫給一封給家長的信,讓學生們帶回簽名。信中關於我的教學計劃與模式,還有我會如何運用數位平台幫助孩子學習。只要家長支持,就會有教學改變的助力。


學生部份,我在第一堂課,先講了學習策略和應試方式。必須讓他們明白,暑輔加上第八節課至多只有28節課,而我們要教內容卻是過去120節的內容,所以我們必須要用不同以往的方式來學習。

首先題目的部份,大家必須用「健康檢查」的概念,有目的性地蒐集自己的考卷,用來了解自己的弱點。

而閱讀材料的部份,我問「過幾個月你們考大範圍的考試,一冊兩冊的考,或是會考是全部的範圍一起考,那些你都不可能再拿著一大本講義去看一整晚,所以你該看什麼?」

學生說「看重點、看大綱」,「那些重點大綱誰可以給你們的?」應該是自己準備,因為你們之間需要的重點不會相同嗎?所以我們必須用一種「客製化」的學習模式來準備。

重點整理要兩步驟進行,一階段是把課本講義內容精簡為一本本小書,二階段是在明年初的時候,再把小書重點和過去的錯題整理變成一兩張紙,那就是面對大範圍考試,你應該為自己進行客製化的學習重點。


客製化的學習
整節課我都在說明,我要如何和學生合作進行的客製化學習。因為每個人有差異,你需要的難題解說,或是課程重點都和其他人不同。雖然我老師只有一人,但是只要你跟我合作,我可以用資訊設備幫助你進行客製化的學習。

數位平台上有我錄製的課程影片和試題解說,我在讓同學學習用我的平台看考卷試題檢討。四人一組平板在教室內使用時,他們自己協調出使用方法,有些題目可以透過討論,有些題目則是看我錄的影片。

數位平台上也留了提問區,我說開學之後,我們很難見面,所以你可以透過提問區提問,我再錄影幫助你。這樣你就能夠跨時間、跨空間,就算在晚上12點的馬桶上,你都能學習。

剛開始幾個班的時候,我看到一些學生還無法自己閱讀材料尋找重點,所以我會到四處巡,跟他們說哪裡要補充,但難免顧此失彼。所以我乾脆就著講義錄了個別的影片,在各組自學的過程中,就讓他們各組看不同概念的影片,這樣就比較能確認大家有在我設定的那個基準點。

錄影片這件事,我剛開始很猶豫要怎麼錄。是拿過去給七年級看的影片呢?還是均一影片呢?由於九年級複習要更精簡,沒辦法講太多,那就要重錄了。那要用什麼方式呢?作投影片錄製?手繪?還是...?最後我決定就是用學生講義的頁面來錄製,那就像是有個家教老師跟著你一起看講義,幫你講裡面的重點是什麼。

影片不長,每個概念不到10分鐘,也能讓其他組學生能夠在課餘時間再自己點來看,補足其他同學講解未足,或是可以自學。消極的說,這也讓我避掉「老師都沒在講課」的這個容易被拿出來攻擊的藉口。

為什麼不讓各組都看影片就好呢,何必要一直講?如果真是這樣,那就變成只是把講述教學變成錄下來給學生看而已。影片只是輔助而已,能夠自己閱讀的就自己看,需要看影片的再去看,畢竟這都已經是學過的概念。

我在第一堂課講了學習策略,「資料」要被思考了才能變「資訊」,「資訊」要被應用了才能變智慧、知識。

如何應用呢?會表達,是個關鍵,把資訊轉化成自己的知識後,靠自己說出來教別人,會講才能夠融會貫通,能夠將不同的概念整合,這是複習時應該達到的目標。(請參閱學習金字塔的理論)

我帶了好幾台iPad進教室,每組一台。網路則是用我手機當wifi熱點,提供9台同時看youtube是足夠的,甚至學生也BYOD,拿著手機戴著耳機,也正在學習。

我在下課時間回到辦公室,聽到其他老師抱怨著「剛才上課,我好像在對空氣講話一樣」,那是我以前也有的經驗,不過用了這樣的教學模式之後,一切變得很不同。自學共學之後的教與發表,讓課堂上呈現的氣氛,不是老師的一言堂,而是學生們愉悅分享的氣氛。

因為同時多台載具的行動學習加上小組合作學習,讓我得以分身成好幾個老師,同時對不同組別講述不同概念,這是課堂內翻轉的概念。這讓我有時間能夠關心低學習成就的孩子,了解他們的需求,並且指導他們可以使用的學習策略。

最後說到全班發表,因為我這週才開始上課,還沒作到那邊,不過我想如果能讓已經講了五次的學生,有機會再對全班發表,應該會有鼓勵的效果。

2014年7月16日

葉脈裡的生物藝術

在專題課程中,我的學生靖蓉、雨潔、邁文,玩葉脈玩了快一年。她們想研究的是葉脈運輸的模式,想當然爾就是讓葉子去吸收染液,然後等著看葉子上的葉脈呈色,正如同國中小的生物實驗裡會作的芹菜泡紅墨水那樣。

不過她們選擇的材料是聖誕紅,所以泡紅墨水就總是沒能很明顯,期間也試過不同廠牌、不同成份、不同顏色的染液,甚至也用了螢光染色,但結果總是不夠讓人滿意,看不到葉脈運輸的模式。

直到有一次,她們幾個無意間倒轉了實驗,將葉子先利用酒精褪掉綠色得到幾乎是白色的葉子,然後再拿去插在色素液體中,這樣的步驟得到了非常不同的樣子。

雖然這個流程得到的染色葉脈,並非透過植物本身的生命現象所得,因為是煮過的葉子,不過卻可以藉此得到葉脈的許多資訊,像是脈區分佈、細脈與細胞之間的關係...。雖然學生最後沒有繼續研究細節,但我想,這個方法應該可以給一些想作相關研究的作為參考。








除了單色染色外,學生也發展出雙色染,將葉肉染成紅色、葉脈染成綠色。可惜下圖拍的是乾掉的葉子,看起來像是豬肝一樣,如果是溼潤的,看起來會很美很美。


用植物作的太陽相紙-Anthotype




Anthotype,這是一種古老又對環境相對友善的曬相法,說古老,是因為這種技術可以追溯到1842年,說環境相對友善是和氰版印刷來比較。製作方法簡單說來,大致上就是植物打汁或磨成汁,將汁液塗抹在紙上,上覆要成像的物件(底片、實物),然後去曬太陽,數小時之後,就可以在紙上成像。

用來打成汁液的材料,什麼綠色、紫色植物都可以試試看。不同植物擁有的色素會讓作品呈現不同風格。如果不知道從什麼植物開始,可以先從菠菜試試看。

(下圖用的不是菠菜,是我隨意採來的野地植物)



打完汁之後,可以用紗布或絲襪過濾,你所需要的是液體的部份。接下來就是塗抹在紙上。

紙材怎麼選擇?根據我學生何國瑋和何耕旻的研究,他們試過水彩紙、冷壓紙、宣紙等多種紙類,發現宣紙吸水快,可在同樣染色次數中,得到最深的顏色。顏色越深,在後續的處理上,越容易得到高對比的效果,此外宣紙比較薄,比較容易乾燥。


除了塗抹汁液外,也可以直接將泡入植物汁液中。然後放入烤箱加熱到乾,如果顏色不夠深,可在重複浸泡、乾燥的步驟數次。


(下圖也不是宣紙,是濾紙)



得到一張深綠色的相紙之後,在上面放上想要放相的物件,像我就先用幾片酢漿草放上去。為了怕它們風一吹就飛走,所以上頭再蓋上一片玻璃板,然後夾住。


在冬天的日光曝曬下一下午,大約三小時之後,打開來就可以呈現這樣的效果。



當然相片也可以作,左邊是將照片印在透明片上,然後再進行太陽曝曬。



這Blog的Logo也可以作一下喔

如果沒有太陽光,怎麼辦?我們試過用一般的日光燈就可以,不過光源需要貼近相紙。

這種呈像方式的基本原理是利用光線照射,讓植物色素中的某些成份發生改變而褪色,而被遮蓋的地方因為沒有曝曬到,所以仍然呈現原有顏色。

是哪種光線能造成這樣的結果呢?本來我們猜測是紫外線,所以使用了UVA和UVC來照射,不過卻沒有效果,反而是日光燈比較好。

像看看Anthotype的其他效果,可以到Google搜尋圖片看看呦。只要有足夠的色素,要做出跟人一樣大的相紙,也是可能的喔。

其他Anthotype相關的資料如下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