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2日

關於寄生

因為昨天可能吃到了很多海獸胃線蟲,結果晚上做夢就夢到了很多蟲,最特別的是夢到我抓到了一隻巨大熊蟲﹑足足三公分大啊。要知道如果用肉眼看熊蟲,充其量就是個小點點而已,我可是夢到了一隻巨無霸啊。


既然講到寄生,就來寫本書的紀錄,「繪圖解說-寄生蟲的世界」,是去年出版的,作者是長谷川英男,日本的寄生蟲學者。

書裡一單元提到何謂寄生,作者提了幾個有趣的知識,生物的交互關係其實是會在不同情況下改變的。

就以小丑魚和海葵兩者來說,小丑魚會住在海葵的觸手之間,因為其他魚類會被小丑魚觸手的刺絲胞傷害,所以不會靠近海葵。但是小丑魚體表會分泌不會刺激刺絲胞的黏液,所以牠就可以安然無事躲在觸手之間。就海葵的角度來說,小丑魚算是片利共生的傢伙,因為自己不會得到好處。

但是當小丑魚會來驅趕其他吃海葵觸手的魚類,或是清除海葵觸手之間的垃圾時,這時關係又變成了互利共生。然而小丑魚有時也會吃掉海葵的觸手,那麼這關係卻又偏向寄生了。

再以鮣魚這種會藉由吸盤吸附在大型魚類身上來移動的魚類來說,這種關係對於大魚來說沒好處也沒壞處,算是片利共生的例子。其實身上黏著一條條魚,行動也很麻煩吧。然而鮣魚有時候又會吃掉在大魚體表的寄生型甲殼類,這樣的關係又會成了互利共生。

再來是螞蟻和蚜蟲這課本常提的互利共生例子,其實蚜蟲如果沒有辦法發揮功能的話,螞蟻也會吃掉牙蟲的。那這樣又成了捕食關係。

而牛和其體內的微生物,那些原生動物、細菌們之間的關係也很複雜,牛吃下的草料是藉由微生物的作用才能消化纖維素讓牛獲得養分,如此的關係成了互利共生。但是微生物在牛反芻後就會被胃液殺死消化,成了牛隻的營養,啊這樣的關係又成了什麼。





書中p.10還有一篇講到有寄生蟲的動物群。其實說寄生「蟲」也不好,因為有些根本不是蟲。

在這圖片中列出了動物的類群,類群上頭的符號黑圈圈或白圈圈代表了此類群有寄生種,即使是脊椎動物也有寄生的物種喔。像是八目鰻、盲鰻會吸附在其他魚體身上吸血或是侵入魚體吃牠們的內臟(就這點看來是捕食囉)。

有種會住在海參腸子裡的潛魚會吃掉海參的生殖腺,讓海參無法生殖

有部分種類的鮟鱇魚,其雄魚會和雌魚的身體融合,寄生在雌魚身上。

杜鵑鳥有產卵在其他鳥類巢中的社會性寄生行為。

圖中的演化樹是參考 佐藤 矩行  発生と進化 (シリーズ進化学 (4)) 単行本 – 2004/6/8

2019年6月11日

生物遊戲之蝙蝠捉飛蛾

這個活動最早是在一次去新竹自然谷參加攀樹活動時親身玩過的。而最近又在這本《全世界孩子都想上的自然探險課:來自「森林學校」的遊戲教育與成長指南》書裡又看到這個活動。

想起前次段考時,考了一題蝙蝠捉蛾與演化有關係的活動,於是就在下課前十分鐘,讓學生玩玩這個遊戲。

材料很簡單,就一個眼罩和一個空曠的場地。不過我沒有眼罩,所以就用口罩代替了。
一個學生當蝙蝠,戴上眼罩。另一位學生當蛾,可在場地裡自由移動。其他學生擔任樹,必須圍住場地。

活動的原則是蝙蝠發出超音波覓食,當超音波碰到飛蛾時,飛蛾會反射超音波,蝙蝠就會知道前面有飛蛾,可以前去覓食。而蝙蝠也會發射超音波來偵測樹木在哪裡,藉此避開樹木。

不過我們模擬活動是沒有辦法發出超音波的,所以就由蝙蝠小朋友自己選自己要發出什麼聲音,有人選「啊」,有人選「逼」還有人選「亞美蝶」(選這麼長的字很慘,因為要整場一直亞美蝶亞美蝶的叫」

擔任飛蛾的小朋友也是選一個聲音,當蝙蝠朝著你叫的時候,你就要發出那個聲音。其實應該要跟著蝙蝠一樣的聲音才對,不過我就讓他們自己選。想不到要發什麼聲音,那就發「蛾蛾蛾」

當樹的小朋友也很忙,因為當蝙蝠朝著你叫的時候,你要反射回去啊。如果想不到要發什麼聲音,那就發「樹樹樹」。

活動在樹圍起來的場地中進行,飛蛾可以自由飛行,但是不能離開樹的範圍。而樹要保護好蝙蝠,不能讓蝙蝠誤闖到界線外,可能會有危險。蝙蝠必須在時間內快速用「超音波」找到飛蛾抓到牠。

活動就這樣,規則很簡單,但是會玩得很瘋狂。試試看,很有趣的!

生物遊戲之猜猜我是誰

最近在課程中進行一個活動,就名為「猜猜我是誰」吧!

進行方式是這樣的
準備一疊牌,是從病毒到哺乳類,每一種學過的生物。學生群中一人當自願者,到台前抽一張生物牌,而這張牌只有老師和此學生可以看,能夠知道那是什麼生物。而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接下來,其他學生舉手問yes/no的問題,台前學生只能回答yes或no。例如「是生物嗎?」「是內溫動物嗎?」諸如此類的題目。台下學生必須用最少的問題來答出那張牌的生物是什麼,最後答對的人就可以拿到此題的加分。當然用的問題越多,加的分數就越少。

對於提問的學生,這是練習分類的一種好方法,要如何用精確的方式快速分類出生物。而對於回答的學生,他自己要很清楚這些問題的對錯。而老師的角色就是檢查學生是否有回答錯,適時給予協助。

此活動過程,可以視學生程度讓學生拿筆記或課本來提問,或是讓學生空手提問也是一種挑戰。

在幾次活動中,也有些有趣的插曲,例如有些學生在前面縮範圍的題目都是靜靜不說話,但是當答案已經呼之欲出時,就會跑出來撿尾刀,殺個措手不及啊。

我沒有要吃海獸胃線蟲謝謝

大學時有一門課叫做寄生蟲學,修課前學長諄諄教誨,上課前要吃飽,不然上完課就會不敢吃東西。

果然,那門課上完後,我再也沒有吃過白帶魚,也沒有用手直接摸蝸牛,更別說是碰觸鳥大便。不吃白帶魚是因為那時要觀察海獸胃線蟲時,只要去買一條白帶魚幾乎都可以看得到,在魚體內長什麼樣子,Google一下就看得到。

過了幾十年後的今天中午,覓食時想說吃個口味重的,揀了一塊白帶魚來吃,就在快要吃光光的時候,眼睛仔細看了筷下的肉,滿嘴的飯和魚肉一時不知道該吞下去還是吐出來。

雖然知道這些蟲煮熟了也是蛋白質來源,但是看到一群在魚肉上還是抖了兩下。抖了第二下是因為都已經吃到這樣了才發現,那之前吃下的那些哩?我想吃口味重的,但是沒有想要吃口味這麼重的線蟲動物門啊!

後記:臉書上一提,結果好多人都吃過,因為有些人以為是血管就一樣吃下去了。

2019年5月30日

一個人擇育種的APP: Wiglet Hatchery

這個APP叫做Wiglet Hatchery,只有在iOS才能使用


這個可以玩什麼呢?就是育種啊。

一開始螢幕上會有兩隻怪東西,你可以把牠們倆個拖曳進白色的圓框後,按下splunge之後,就可以生出小孩。點擊螢幕右下角的Feed Me,可以餵食小孩加速牠長大。

而這個小孩長出來的樣子,就是有點像雙親,但是又不完全相同,也就是有性生殖的原理啊。接下來你可以再讓小孩跟雙親之一交配,然後可以繼續生出有點像又不太像的小孩。


玩了幾回之後,你可能會發現不能再生了,(這是負荷量的概念啊)。因為這個螢幕只能放六隻而已,如果要再生,那麼一定要有遷出或是死亡。
遷出的方式,就是點擊動物之後,再點擊【put into world】,牠就會被放在你iPad定位所在的位置,其實也沒消失,改天你螢幕裡少於六隻的時候,你還可以點右下角的地球去把牠找回來。或者你也可以按下Delete,就可以讓這隻可憐的小動物消失在這環境中。要注意在這環境中的六隻中,第一代的那兩隻是不能搬走的,你就算想搬也搬不出去啊。

而那一開始的兩隻,還有突變的選項呢!當你點擊那兩隻的時候,會出現有DNA的圖像,點下去之後牠就會突變了。

你看看這樣一個APP居然可以藏了這麼多生物學概念在裏頭呢!在今年的課程裡,我就用這樣的APP玩了一些活動,例如讓學生挑戰一定要生出個怎樣的小孩,例如頭很大又有翅膀的小孩。那麼你可以想想怎麼做?

這個用來模擬人擇育種可是相當直覺的呢!


以下是操作影片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