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scratch的數字瞬間記憶遊戲

圖片
 幾年前在這個網站上看到有個 數字的瞬間記憶 遊戲,帶著學生玩都覺得非常有趣。 搭配這個 黑猩猩做瞬間記憶 的影片,更可以感受到人類的能力的不足。 但是幾年後,FLASH已經被各家瀏覽器封殺後,這個遊戲越來越難使用了,除非刻意幫瀏覽器姐鎖,否則根本玩不了。 這兩天我就想乾脆自己來做一個好了,於是就用Scratch來做出一個了。 連結在這 https://scratch.mit.edu/projects/277014957/fullscreen/ 自己做了程式才好微調一些東西,左下角可以調整牌顯示的時間,是那個數字乘上0.1秒,預設值是10,也就是1秒鐘。右下角是從幾個數字開始玩,預設是3個數字,最多就是玩到20個數字。不過我給學生做了測試,就算是再努力,大概同時8個數字就記不得了。

用imagej高斯模糊萃取輪廓

圖片
最近被諮詢了兩個imagej的分析案例,雖然影像和目的需求都不一樣,但分析的手法卻是雷同的,都牽涉到高斯模糊。 什麼時候會用到高斯模糊呢?「瞇著眼睛看,好像就會看到答案」的影像,應該都會用到高斯模糊。這個對有近視但沒戴眼鏡的人最有感覺了,當你看到一個人,但是你並不想注意她的眼睛鼻子長什麼樣子,你只想關注他的外型輪廓、體型、身高等特徵,那麼你把眼鏡拔下就有高斯模糊的效果了。 案例一,左圖是一個SEM的圖片,提問者想要分析平滑區域和有孔洞的區域兩者面積的差異。這個案例需要先把兩個區域切割清楚,但如果直接用灰階值做閾值的劃分,一定會有誤。 仔細看看這張圖,如果你瞇著眼睛看,不要把細節看得那麼仔細,就會變成右圖。你就會發現那就是分析的目標了。 方法是先將影像做高斯模糊,可以消除細節,呈現輪廓  Process › Filters › Gaussian Blur... 再做中值濾波 Process › Filters › Median... 第二個案例是研究珊瑚的年層線,左圖可以看見珊瑚切片上一圈一圈的年層線,如同上例,也是瞇著眼睛消除細節後,就比較能明顯區分出來。 方法一樣是先做高斯模糊,然後再做尋找邊緣等分析程序。 run("Gaussian Blur...", "sigma=5"); run("Find Edges"); setMinAndMax(0, 10); setOption("BlackBackground", false); run("Convert to Mask"); run("Dilate"); run("Erode"); run("Erode"); run("Despeckle");   

苜蓿芽的向光性實驗

圖片
紀錄一下今年的向光性實驗。 實驗材料用的是一包150元,300公克的苜蓿種子。一到兩人一組,四個班級的用量不到半包。 種子由我提供給學生,而容器和配置就請學生按照課本指示自行設計。我在每班學生都拿到種子後一兩天,我也開始試種。所以如果我都已經得到實驗結果,那麼學生應該也要完成了。 實驗使用鋁箔包和鋁箔,內部鋪一疊衛生紙。左邊那組是都不照光的,中間的是上方照光,右邊的是側邊照光。從種植到長成這樣約10天的時間,本來側面照光那組的開洞在更高的地方,但是高到幼苗都感受不到光,所以把洞口再往下調整。 未照光的幼苗黃化且徒長,子葉幾乎未開展 上方照光的就正常幼苗的樣子 側面照光的幼苗,莖細長,而在內側沒能感受到光線的就沒有呈現向光性。 最後留一段影片作為未來此實驗的前導使用

大芒果有大種子嗎?

圖片
 大芒果有大種子嗎?大家吃芒果的時候,中間那個大果核其實不是種子,真正的種子還藏在那個「果核」裡頭喔。 這個果核其實是外種皮,想要看真正的種子,只要在果核的邊緣最薄處輕輕剪一刀,就可以撕開果核了。 這個夏天吃了金煌芒果和愛文芒果,也剛好都留下了果核,我想知道金煌芒果這麼大一顆,它的種子是不是也是很巨大一個呢? 答案揭曉,它大是大,但並不是整個果核塞滿了種子,其實只比愛文芒果的種子大一點,高度差一公分而已。

湖口台地觀察赤腹鷹遷徙

圖片
 臉書上有個社團叫做 嘯鷹報報 ,每回灰面鵟鷹或是赤腹鷹過境時,這個社團裡總是貼了很多各地觀察的消息,也是透過這個社團,我才知道原來在新竹附近有好幾個點都可以觀察到猛禽過境。像是南寮、湖口、新埔等地都有紀錄。 而最近是赤腹鷹南下過境台灣的時候,社團裡當然就充滿了許多紀錄。週末時,就循著大家的記錄前往湖口台地去碰運氣。 我去的地點是湖新路,就在湖口老街往山上走的路上。週末的第一天下午四點多到那,等了約一個小時,望著天空卻空無一物,這天算是槓龜了,不免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地點? 不死心,第二天再去一次,等了半小時之後,想說再等十幾分如果還等不到,我就要走了。突然北方天空飛進了一群鳥,排得很像黃頭鷺成群飛行的人字型,但是筆劃要粗得多。但仔細一看,沒有黃頭鷺那麼大隻,啊應該就是赤腹鷹了。 本來以為會有機會看到他們慢慢飛或是在這裡盤旋,結果忘記了牠們大概才剛飛進台灣沒多久。 地圖上幾個紅色的點是幾個熱門的觀測點,而淡紅色的箭頭則是我觀察到飛行方向。我猜測她們大概是剛從桃園海濱剛飛進台灣吧。 這群飛得太快,我顧著用望遠鏡看,就來不及拿出手機拍攝牠們,覺得可惜之際,想起了車上的行車記錄器也許有拍到。回家之後趕快找看看,果然有拍到一群小黑點啊。 我把影片每隔一兩秒截一張圖做疊圖,就是下面這張了,那群小黑點從右至左飛過。 上面這張圖有經過裁剪,如果看原本的影片恐怕要螢幕大一點才看得到喔。

開箱 μHandy進階顯微教師套組

圖片
暑假時候拿到  μ Handy的朋友寄來的新產品,叫做「進階顯微教師套組」,我覺得算是一個把他們最近幾年的產品集結起來做出工具組合包。 這些是採樣的收集簿,可以用特殊的貼紙(左下)進行採樣。這種採樣貼紙和平常我帶學生採花粉用的那種圓形透明貼紙很不一樣,如果你也用過圓形透明貼紙應該有經驗,就是它們很容易會有膠痕和氣泡,但是這種特殊的採樣貼紙就不會。更特別的是它貼紙還有兩種,一種是平面的,還有一種中間有凸起一個空間,可以採集比較立體的物體,概念上就像載玻片凹進去的懸滴玻片。 採好的貼紙再貼在置樣貼紙(左上和右上),之後可以再拿下來觀察,就像做成永久標本。 然後你還可以再把置樣貼紙再貼在樣本收集簿上(右下)。 我很喜歡這樣的設計,以往的觀察常常都是標本採了看了之後就丟了,但是用這樣的工具,你可以把各種採集到的東西都收在一個本子當中進行觀察。想到好幾年前我也曾經有這樣的念頭,想讓學生把收集到的資料都匯集在筆記本上( 筆記本裡的顯微鏡和玻片標本 ),不過那時候就只有停留在「設計」,還不到「實作」。 再來是工具的部份,左邊那盒是顯微鏡們,右邊則是手機和平板的支架。 這是平板的支架,可以把平板電腦架高使用。手機的支架跟這個長得幾乎一樣,就是上面的架子窄一點而已。 架高要做什麼呢?以往在使用  μ Handy的顯微鏡的時候,因為顯微鏡主體們在平板電腦的後面,所以要一手拿著平板電腦或手機,另一手移動顯微鏡的燈座來操作觀看的視野。如果需要放桌面,就會在後面放一個小盒子來撐著。這個支架就是一個讓平板電腦直接平置於桌上的工具。 上面介紹的那種  μ Handy顯微鏡,現在他們把它命名為「高倍鏡」,也就是說還有低倍鏡這種產品了,要用在後鏡頭也可以,但是主力是用在前鏡頭上,可以成為一個顯微操作的平台。 這種低倍鏡上面有個蓋子,你可以把想觀察的東西,直接放在蓋子上,像是錢幣、葉子、甚至土壤等 就像是這樣,直接在畫面上可以看到顯微放大的樣子,不過前鏡頭在看的時候是影像反過來的,如果你拿來看硬幣上的國字,就會突然覺得很怪異。 把上面的蓋子拿下來之後,準備裝上另外一個東西,就是下面那個壓克力平台。壓克力平台上有個磁鐵,剛好可以吸附在低倍鏡上 裝上去之後,就變成顯微操作平台 可以直接把樣本放在培養皿上,再放在這個操作平台上進行觀察,甚至也可以放一些藥品,直接觀察微觀的化學反應。就像我之前做了一個 iPa

用定點攝影機拍攝2020的英仙座流星雨

圖片
前幾天得知今年的英仙座流星雨要來了,想起幾年前曾經用程式抓過定點攝影拍攝的影片,然後自動找到流星出沒的影格。 請見: 用定點攝影加上OpenCV看英仙座流星雨 今年也就如法炮製,做了一個影片和疊圖,相較於2017年的流星雨,今年就弱很多。(可以點進上面的網址,裡頭有2017年的流星雨影片) 有人問起怎麼用程式抓流星,其實流程就是 以定點攝影機拍攝東北方向,收集2020/08/12 晚上七點到 2020/08/13 凌晨四點拍攝的天空影片。 用python把每個影片的每個影格的天空都切出來檢查,先轉灰階,檢查其中灰階最大值,看看有沒有超過門檻值,有的話,就當作是流星了。 把認定有流星的影格存起來,疊成一張圖,或是做成影片 本來這樣的流程是很順利的,但是沒想到最後抓出的流星影格圖片居然高達五萬多張。資料夾根本打不開! 檢查之後才發現在凌晨兩三點的時候,金星升起了!剛好就落在我切割出來的天空中。於是從它升起的那個時間開始,每一個影格都被當作有流星了! 於是我只好再寫一個程式,只檢查那五萬多張圖片,把真的有流星的抓出來。作法一樣是切出每張影格的天空灰階,但是把預設出現金星的位置通通塗成黑色,意思就是當作沒金星來檢查流星,然後就從五萬多張縮到只剩下27張。 除了金星造成的影響外,在一開始檢查流星影格的時候,一度還發現一個很慢的流星,結果去檢查影片,發現其實是飛機。 我順手用 imagej疊一張圖來看,這是用兩分鐘的影片疊出來的。 這個路線也很有意思喔,我到  flightradar24  檢查了路徑,發現這架飛機是從上海飛桃園機場的CI 504 (2020/08/12 13:35 UTC),大概是走 05 跑道進場的(機頭朝向 49度方位角)。 從 flightradar24的圖來看,我大概是拍到它朝東方飛行之後,然後要轉東北方進場的那段。 由於飛機起飛或降落都要逆風,夏季時這裡通常西南風盛行,所以通常比較容易看到飛機從東北方進入跑道,從西南方離開跑道。而這天大概風向改變了,所以飛機就改由西南方進入跑道,然後就被我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