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1日

從紅綠燈看色盲

報載「日本福岡測試「色盲紅綠燈」 紅燈加個X就能分辨
2012年02月10日 16:11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色盲人士辨識紅綠燈多半只能「記位置」,很難像一般人於第一時間區分出來。日本福岡市最近推行新式的「色盲紅綠燈」,藉由特殊的燈號設計,色盲人士能在一瞬間得知是否能夠通行,而視力正常者亦不會被燈號混淆。
全世界約有7%至10%人口受到色盲所苦,其中多數為紅綠色盲,即是無法立即辨別紅色或綠色。由於一般「紅綠燈」的特性,紅綠色盲等於直接受到排斥,不僅無法開車、騎摩托車,有時連走在馬路上都很危險。
日本福岡市九州產業大學落合太郎教授表示,在紅綠色盲的眼裡,「紅─黃─綠」的燈號其實是「黃─黃─灰」,因此他在紅燈內安置一個藍色的X型燈號,當紅燈亮起時,紅綠色盲會看到一個打著叉的黃燈。
但在常人眼裡,混入藍色光的紅燈只不過多了一個淡淡的粉紅色X型,並不影響判別。這項小小改變的紅綠燈讓落合教授獲得Good Design Award的公共設施類最佳獎,未來不只福岡市,日本各大都市包括東京也會陸續針對「色盲紅綠燈」進行測試。


下圖中就是落合太郎教授設計的的紅綠燈,左邊是正常色覺的人眼中的紅綠燈,又邊則是在紅色盲眼中所見的影像。


圖片來源 http://inventorspot.com/articles/driving_colorblind_see_new_led_traffic_signal



這張組圖呈現了幾種常見色盲所見的顏色,比較常見的是紅色盲 (protanope)和綠色盲 (deuteranope),而藍色盲 (tritanope)發生的比例比較低。從圖看來,紅綠燈的綠色,在紅色盲的眼裡,看起來接近藍色,帶點灰色。



圖片來源 http://jfly.iam.u-tokyo.ac.jp/color/#laser


紅色盲或綠色盲可以辨別綠燈和其他燈的差別,但紅燈和黃燈則是很難辨別,因為顏色看起來太相似了。所以為紅綠色盲所設計的紅綠燈,就要做出紅燈和黃燈的區別。在設計上,可以在黃燈旁加標示、改變黃燈的亮度、形狀或是在紅燈裡加個X。




圖片來源 http://www.kyusan-u.ac.jp/J/taroochiai/led-traffic-signal.html



其實之前也有不少人設計過便利色盲辨認的紅綠燈,例如雲科大有學生設計把三個燈變成一個燈,並且改成用圈叉來顯示。




或是國外的設計是讓不同顏色的燈號有不同的形狀。

from http://www.trendhunter.com/trends/unisignal#!/photos/93985/1

其實色盲的人也是能用現行的紅綠燈,只是對他們來說他們必須記憶「位置」,然而「位置」和其代表的意義,其實是很難連結在一起。我們可以很清楚的將紅色和停止連結在一起,但你要怎麼把右邊亮起的燈和停止連結在一起呢?


形狀給的訊息,要比位置給予的訊息更清楚明確。(看下圖右下角的紅綠燈,你知道那是通行還是停止嗎?)



圖片來源 http://www.centigrade.de/en/blog/article/regarding-color-vision-deficiency-in-the-icon-design-process/




有個英文網站,作者是個色盲,他寫了很多篇以色盲的角度看事物的文章。例如這篇就講了他怎麼看紅綠燈。




因為要讓通行和停止所傳達的訊息,不只透過顏色來溝通,所以需要重新設計紅綠燈。我很欣賞日本人設計的那種紅綠燈,因為那樣只需要稍稍改紅綠燈的幾十個LED就好了。而如果是改整個紅綠燈的形狀,就得重新把紅綠燈換過;從三個燈改成一個呈現不同形狀的燈,又可能有法令問題。在這篇蘋果日報的新聞 中,就提到
雲林縣警局交通隊長吳錦明說,依現行《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路口紅綠燈有嚴格規定,一定要有三個燈,在法律未修改前,不會改設計。
交通部路政司副司長陳彥伯昨回應,交通部尊重設計者的理念和創意,但號誌燈色和排列順序有一定的國際通用準則,若把傳統的三相紅綠燈改為一個燈,以符號當成通行或禁行辨識,用路人恐搞不清楚符號代表的意義,學生的設計要實際應用,恐怕還有一段距離。



關於色盲,另外有一則2010年的相關新聞,也很值得留意。
 立委提案:紅綠燈加圖形 輔助色盲考駕照

〔記者劉榮/台北報導〕國內上百萬的色盲人士,未來可望能和一般人一樣考駕照上路。有立委提案修法,針對全台灣交通號誌,增加用貼紙或圖形等工具輔助識別,協助俗稱「色覺辨識障礙者」的色盲人士識別交通號誌,有權開車上路。
提案的國民黨立委蔡錦隆昨天利用中午與行政院長吳敦義餐敘的機會,當面向吳提案,指這是馬上能做的便民政策,也是庶民經濟的一部分,吳敦義也承諾,將提示交通部儘快修法。
蔡錦隆表示,現行規定要取得汽機車駕駛執照,需先通過體檢,而體檢項目中有一項辨色力測驗,即駕駛人需辨別紅、黃、綠三種顏色,這項測驗等於間接禁止色覺辨識障礙者取得駕照,造成生活上很多不便,「很多色盲人士還是偷偷上路,如果不修法,反而更危險。」
蔡錦隆指出,很多先進國家都是用其他指示方式,讓駕駛人知道何時能走、何時該停止,有色覺辨識障礙的人一樣可以開車或騎車上路;否則,根據統計,台灣大約有五%人口有色覺辨識問題,相當於一百一十五萬人無法取得駕照,但色覺辨識障礙多來自遺傳或藥物副作用,若因此剝奪這些人的駕車權利,也有違保障人權立場。
蔡錦隆表示,新加坡等國家在一九九○年代後就修法,允許這些色覺辨識障礙者透過色覺辨認訓練及燈號位置辨識,可以正確區分交通燈號,進一步取得駕照,「例如像小綠人的動態號誌燈,未來技術可以設法克服。」




我上課講到色盲的時候,會和學生提到「設計」。將來他們可能會從事和設計有關係的工作,在設計時,一定要考慮其他有特殊需求的人,例如做地圖標示等,就不要把「現在位置」只用個紅點標,因為那對色盲的人來說,辨識相當困難。

現在看到這些紅綠燈的例子之後,我以後還會融入人權議題。明明是長久以來,紅綠燈的設計就不適合給色盲者使用,但我們的法令卻是禁止色盲者道路駕駛,這有點像是,把筆都設計成給右撇子使用,然後法令就規定左撇子不可以寫字,這樣會合理嗎?這樣不合理的事情,其實就可以透過「設計」來改變。

此外,我也在注意我上課的時候,是不是有顧慮到色盲和色弱學生的需求。比如說,我應該避免用紅色粉筆在綠色黑板上書寫文字,另外也要注意溝通的時候,不可以只說:「看紅色這個箭頭...」,而是還要加上其他的指引,例如「看左邊紅色的箭頭...」

其實這些概念,就是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的概念,讓設計出的東西具有公平性,不分對象均可使用。教學,也應該需要經過設計。



色盲的世界
如果想看色盲者眼中的世界,這有三部來自 http://carlos.hernandez.im/的模擬影片。
紅色盲 protanopia


綠色盲 deuteranopia


藍色盲 tritanopia).



另外,在手機上也有模擬軟體,我在Android Market 有一些模擬色盲的App,例如:Color Blindness Sim/Correction和  Enliven茵萊色盲應用,作法都是將相機拍攝到的畫面即時進行影像處理。

前者可以將畫面分割成二,一邊是色盲所見,另外一邊則是正常色覺,能看紅色盲、綠色盲、藍色盲,但沒辦法呈現色弱所見的影像。後者  Enliven茵萊色盲應用 則可以呈現色盲和色弱的影像,感覺上處理速度也較為快速。

這是Demo的影片



PC上也有一些軟體或軟體,可以上傳圖片之後,就把它處理成色盲者看到的圖片,例如這個。不過我想應該也有軟體可以做到像手機那樣,即時處理拍攝到的webcam 影像,讓學生看到色盲眼中的世界。


延伸閱讀
《科學人》雜誌有三篇講到色覺的文章,很值得一看。關鍵字去Google一下,應該可以找到一些文章。

  • 2006年8月號 第54期 鳥兒眼中的彩色世界
  • 2006年8月號 第54期 動物的色彩視覺
  • 2009年5月號 第87期 彩色視覺的演化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