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日

西南大路的唱歌花

前些日子讀《生物教師手冊》時,看到裡頭有個單元,是在討論生物學裡的的爭議,像是生殖、演化等議題。除了書本上的知識以外,我還想多整理這方面的資料,所以看到的時候就記一點記一點,以後可以再彙集起來。

這兩天有個新聞,我覺得可以和「環境保育」的議題拉上線,是自由時報2012/1/31的新聞

〔記者羅正明、黃良傑/綜合報導〕桃園縣登山運動協會昨天質疑屏東縣政府搶錢,他們想申請進入阿塱壹古道健行,縣府竟強迫需聘僱解說員才能進入,一人要價三千元,二十人團體也是三千元,太不合理。屏東縣府強調,為保護古道環境生態,酌收「環境教育解說津貼」,這不同於志工解說員。
一人前往也要付三千元
申請進入阿塱壹古道,必須到屏東縣政府網站點選「旭海—觀音鼻暫定自然保留區」,申請網站中明載二十人(含)以下團體需聘僱一位解說員,以此類推,每日、每次酌收三千元,不同意就不能進入古道。
協會說,他們原訂利用春節連假,先派三位嚮導去探路,年後再組成一支登山隊去健行,但按照申請網站的規定,一到二十人都要花三千元聘請一位解說員,廿一到四十人要花六千元聘請兩位解說員,人越多越貴;最離譜的是,就算一人前往也要三千元,這種收法根本是據地為王、巧取豪奪。
協會說,如果收的是清潔費,他們勉強接受,他們無法接受強迫聘僱解說員的作法。
協會說,福山植物園也是免費入園,阿塱壹古道只是暫定保留區,屏東縣政府是根據哪條法律強迫聘僱解說員。
屏縣:保護生態 酌收津貼
屏東縣府觀光傳播處長鄞鳳蘭表示,為保護阿塱壹古道環境生態,實施遊客總量管制,每天僅准三百人進出,同一時間進入保護區不得超過百人,需由解說員陪同介紹並協助環境監控,不同於志工解說員。因走完全程得耗時約六小時,才酌收「環境教育解說津貼」,並參照「軍公教人員兼職費及講座鐘點費支給規定」辦理,向遊客收取環境教育解說津貼三千元。
阿塱壹古道位於屏東旭海到台東南田之間,全程十二公里,古道緊貼著太平洋而行,山海美景盡收眼底,也是環台路網唯一尚未打通的路段,目前已成各大登山團隊最熱門的去處。

怕討論這個議題太過敏感,得罪誰都不好,所以我模仿這個事件,寫了另外一個故事-西南大路的唱歌花。


某個遙遠島嶼的某個村落,交通極度不方便,村子唯一的入口在西方,可是連接村外的大馬路卻在南方,可是偏偏西方的入口和南方大路卻沒有直接相接的道路。當初是哪任村長這麼規劃的,也沒人記得了。大家出村子勉強地走這條路,雖然有些埋怨,但是走久了也習慣。

只是有些時候,想急著出村子,或是生了重病想去隔壁村子看病,卻得花上好一段時間,村長想起上回王媽生了重病,可是救護車要進到村子裡,得從村子南方的大路繞到東方的小路,再轉彎拐往北方的小路,繞啊繞的,才有辦法進到西邊的村子口,就像是在繞蝸牛殼般的路。

一年年過去,愈來愈多老人家需要去別的村子看病,但是他們還是得繞上一大圈才能走到外頭去。村子裡的年輕人看著隔壁交通發達的村子,發展越來越好,蓋大樓、蓋工廠,賺了很多的錢,他們很羨慕。

終於有天有人吆喝著:「走,我們去跟縣長請願去,我們這村子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們需要一條大馬路,得從村子口直接通到南方大路」。

這群人浩浩蕩蕩到了縣政府,問了縣長,縣長捏著沒幾根毛的下巴想著他們的請求,說了:「好!你們的需求我知道了,我們明年就動工吧!,既然是西方村子口通到南方大路,那我們就先叫它西南大路吧」

在他們興高采烈等待開工開路的時候,一群負責環境評估的專家團來到村子,他們來研究這條路該怎麼開,該不該開。

專家團裡的大頭教授,是資深的植物學家,他蹲在這條預定開工的西南大路上。他看著路上的一朵小花,他哭了,他說:「我花了一輩子的時間,一直想找到的『唱歌花』居然在這裡,四十年前,我的指導教授曾經說過,他以為這種唱歌花已經消失在地球上了,沒想到我居然有機會看到它」

陪著專家團來的年輕人阿毛說:「教授,哭什麼呢?這種小花在我們村子裡到處都是啊,從村子口到南方大路的這大片森林裡,到處都有這種小花啊。我們村裡的年輕女孩,如果見到喜歡的男孩,就會摘一朵這小花,插在耳旁髮際,小花就會幫女孩開口唱歌,唱出對少男的仰慕之情」

聽到阿毛這樣說,教授直起身子,花了一整個下午在這片森林裡走來走去,最後他拿起筆在筆記本上寫了幾個字。

幾個月過後,村民們期待的西南大路一直沒有動工,隨之而來的是一紙公告「西南大路預定地被劃定為唱歌花保護區」

年輕人氣憤地到了縣政府抗議,喊著「還我西南大路」,縣長只得擺擺手說「木已成舟,事情已成定局,但事情總有解決的方法」

同一個時間,村子裡最老最老的白眉毛爺爺,坐在家門口,想起他很小的時候也坐在這裡,他那負責開村子路的爺爺告訴他,當初村子裡的路是怎麼開的....。

一年又一年過去了,西南大路依舊沒開,唱歌花依舊在小女孩的耳際唱著歌,但多了的是外地人的喧譁吵雜。

縣政府辦了一個活動,要培訓村子裡的年輕人擔任唱歌花保護區的解說員。因為自從唱歌花的新聞傳出去之後,愈來愈多人想要到村子裡去看看這種神奇的花,有人想拍下這朵花的樣子,有人則是摘下了它們,想要帶到大城市裡賣個好價錢,不過才走出村子,花立刻就枯萎了。

縣政府規定,外地人想來看保護區,得先付入場費5000元,縣政府想要用解說員的方式,一方面保護這塊地方,另一方面讓擔任解說員的村民們一些補貼費用。

年輕人覺得這方法還不錯,少了西南大路的他們,常常還得撿拾遊客隨意丟下的垃圾,有一點補貼,至少讓他們賺些外快。

辦法公佈之後,有些外地人欣然同意這樣的作法,但也有些人不同意收錢,他們認為這種作法簡直像強盜一樣,保護區應該是公眾的,怎麼可以任意收費。

外地人有兩種意見,村子裡的人也有兩種意見出現了,有人認為劃個保護區很不錯,可以讓村子裡少些破壞,但也有人認為與其要個保護區,倒不如重開西南大路,讓這條路帶來外面的繁榮。

故事最後的結局是什麼,我還沒寫出來,但你也可以想看看。那位白眉毛老爺爺的爺爺,當初開的路,為什麼這樣開?大頭教授又寫了些什麼呢?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