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8日

白等了薜荔

如果有人養母雞就為了等待牠下蛋來吃,結果經過好幾年之後,發現那隻雞居然是公的,那會是什麼感覺呢?

我最近就有這種感覺啊,雖然我沒負責養雞,但是我也付出好幾年的期待啊!這篇的主角是校園裡的薜荔生長史裡頭的那個薜荔。

幾個月前,因為警衛詢問我警衛室旁邊那植物是什麼時,我跟他說那是薜荔,我一直好想採下來作凍,可是都採不到。結果上週五,警衛先生拿了一杯薜荔的隱頭果給我,他說是他發功採下來的。
IMG_0346

雖然還沒成熟到可以曬乾來剝子的時候,但我還是想試試看,於是拿了枝剪一剪,沒想到裡頭居然是這個樣子啊!這是雄的榕果啊!
IMG_0347


切了一個不夠,我乾脆把所有的都拿來切,果然通通都是公的啊。
IMG_0349


薜荔是雌雄異株的植物,雄株就只會結雄榕果,榕果裡靠近小孔的是雄花(上圖白色處),接近柄的是蟲癭花(上圖咖啡色)。學校那面牆上的薜荔,有可能都是同一株長出來的,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代表我的薜荔凍之夢破碎了。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