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1日

你就是沒有人

是十幾年前吧,走在校園裡,看見地上躺著一個鋁箔包。吼,是誰亂丟垃圾啦,真是討厭。

前方走來一個學生,我就說了「把這垃圾撿了,丟到垃圾桶」

他靜靜蹲下來,撿起了垃圾,然後說了一句話「老師你為什麼不自己撿?」

「蛤?我..我..」

對啊,為什麼我不自己撿呢?我沉思了半秒,但還是讓學生撿了帶走。後來我讀到一個網路轉貼的故事,衝擊很大,這個故事叫做《你無法把香蕉皮罵進垃圾桶的》
 
大學階梯教室裡,一場演講會即將開始。
主講人是蜚聲海內外的知名教授,海報兩天前就貼出去了,反應異常熱烈,同學們紛紛趕到現場,要一睹教授的風采。
離開講還有十分鐘,學生們紛紛進入到會場中,在他們跨進會場的一瞬,不約而同地發現腳下有一塊香蕉皮,在抬腿避開時,都不忘埋怨兩句:是誰這麼缺德?一點公共意識都沒有!
組織者是怎麼搞的?現在的人,什麼素質?
大家嘰哩咕嚕抱怨著跨過那塊香蕉皮,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靜等著教授的光臨。
幾分鐘後,教授準時到達。
他也發現地上的香蕉皮,扶扶眼鏡上前仔細端詳。
教室裡頓時靜了下來,大家都伸長脖子,看教授的一舉一動。
教授看清楚腳下是一塊香蕉皮,勃然大怒,指著它大聲說道:「你怎麼可以呆在這個地方呢?你應該是在垃圾桶裡睡覺!怎麼這麼沒有公德心、沒有環保意識,要是有人踩到你摔傷怎麼辦?你太不象話了!」
憤怒讓他的眼鏡在鼻樑上跳動著,讓人一下子想起被小事激怒的唐老鴨,聽眾席上頓時傳來一陣陣笑聲。
教授沒理會,繼續憤怒,對著香蕉皮繼續發火。
聽眾席上,有學生不耐煩了,大聲說:算了吧!教授,別費力氣了,你不可能把香蕉皮罵進垃圾桶的!
教授聽了,突然,轉過頭來,滿臉紅光地笑了,並伸手把香蕉皮撿起來,放進講臺旁的垃圾桶裡,用紙巾擦擦手說:「剛才那位同學說什麼?能再說說嗎?」
教室頓時靜了下來,沒人說話。
教授說:「我聽見了,你不能把香蕉皮罵進垃圾桶的!這就是我今天晚上演講的題目!」
這時,牆上的大螢幕上開始播放同學們剛才入場時的鏡頭,同學們千姿百態地跨越香蕉皮和版本各異的埋怨聲清晰地傳了出來。
大家最初哄笑著,慢慢變得雅雀無聲。
教授說:「這是我特意安排的一個環節,我想給大家講的道理,其實你們已明白並喊了出來。」
但對你們來說,明白道理是一回事,而用道理指導自己的行為,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相信,在坐的幾百名同學,沒有一個人不懂得香蕉皮是罵不進垃圾桶的,但大家缺乏動一動手,以舉手之勞去改變現狀的行為。
這就如同許多人感覺社會冷漠,而又吝於付出一個笑臉;埋怨環境污染,卻又不願意撿一片垃圾;咒罵腐敗和貪污,遇事卻本能地想去托關係走後門;感歎道德水準下降,卻又不願意身體力行地去做任何一件善事……幾乎所有的人都在埋怨和咒罵。
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意身體力行去做事。
責任永遠在別人身上,而自己永遠都是受害者!
這些做法與心態,無限放大了消極面,而使人看見的都是絕望。
事實上,並非如我們所想的那樣,社會的每一分進步,都是需要人們用行動去構建,如果我不亂扔垃圾,這個世界就少了一個污染源;如果我再將身邊的垃圾清理掉,世界就乾淨了一分;如果我的行為感化並帶動了一個人,那麼世界上又多了一份乾淨的原因。
地球上只有五十多億人,這不是一個望不到邊的數字,因而,我們應該為自己的五十億分之一,抱有信心。
記住,垃圾不會被罵進垃圾桶,你得行動!從現在開始!
教授的演講結束了,會場裡響起聲音宏大但情緒極其複雜的掌聲。




故事看完了,改變了什麼?其實就是我會在學校主動撿垃圾起來,這事情很小對吧,不過當我已經會主動撿起垃圾,代表我已經相信自己可以改變現況了。(垃圾撿起來,地上就沒垃圾了啊,當然是改變現狀)


再來個簡單的故事,7月份去參加COSCUP開源人年會,這次的會議中聽到大量關於g0v的故事。政府作不到,或是不想作的事情,那就讓群眾一起完成吧。

在這會議中,不斷聽到g0v高村長的一段話:
「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作,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因為沒有人是萬能的」
有點熟悉吧,裡頭有甘迺迪和鄉民的影子啊。


在任何場合理,一定有人能指出地上有垃圾,有香蕉皮,可是我們需要的是那個願意撿起垃圾的「沒有人」。


當我們已經願意當「沒有人」去改變現狀了,然後呢?前幾天聽到梅子轉述藍偉瑩老師說的話「你千萬不要放棄你的同事」,這跟那個「沒有人」同樣觸動我心

不要放棄你的同事是什麼故事呢?剛好昌宏在臉書問了藍老師,於是藍老師就寫出了這樣的令人感動的文章,請看看吧-不要放棄你的同事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