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3日

虎克、雷文霍克和達爾文的顯微鏡


就在10/24雷文霍克生日前幾天,我突然想來查關於單式顯微鏡的歷史。不查還好,一查之下,
發現好多有趣的事情啊!

以下的資料和圖片來自以下這兩篇文章


The Single-Lens Microscope


首先是,我常在研習會場教的單式顯微鏡,本來我一直以為是雷文霍克發明的,但其實虎克在micrographia裡就有講到怎麼做。不過這點常被忽略,因為虎克是把作法寫在序的第22頁裡頭。

虎克當時出的Micrographia的書大賣,雷文霍克雖然是荷蘭人,但可能也讀過翻譯本。這從雷文霍克觀察的東西可以知道,他寫下的順序都跟虎克一樣。也就是虎克在書中寫什麼,雷文霍克就做什麼。


虎克設計的那種複式顯微鏡在當時可算是潮品,就算不會用,許多人也會買一台放在家裡玩賞。此外,雖說虎克有作顯微鏡,但是現在我們google到的許多的「虎克顯微鏡」,其實作者另有他人,那是Christopher Cock做的,虎克做的可能是設計。


接下來這件事非常有趣!虎克在書裡畫了許多精細的圖畫,但是,這些都不是用那個我們熟知的複式顯微鏡看的

後來的研究者有拿和虎克用的顯微鏡類似的顯微鏡做實驗,雖然可以放大,但解析度不高。根本不可能觀察到那麼精細的細節,例如那個跳蚤,虎克畫得之精細啊(另有一說是有聘畫師來畫,真實答案誰知道?)










Flea_Micrographia_Hooke


不過後來有人拿虎克的那個顯微鏡實際觀察跳蚤,並拍攝下數位影像,哇哩,差真多,解析度好差。虎克怎麼可能光是看下面這個樣子,就畫出上面那個圖呢?

螢幕擷圖存為 2012-11-03 21:27:23



其實虎克用的是單式顯微鏡,但應該不是雷文霍克手裡拿的那種,應該是虎克另外製作的。

通常大家會想,單式應該很遜吧,但其實後人有拿雷文霍克做的單式顯微鏡來實際觀察,發現倍率可達200倍以上,遠超過當時的複式顯微鏡。

雷文霍克一生中做了上百台顯微鏡,但幾乎都不見了,只留下幾台而已。這篇文章中,科學家用那些僅存的單式顯微鏡做觀察,發現它的解析度可媲美現在用的顯微鏡。像是精子、白血球、甚至紅血球、細菌等皆可觀察到。

單式顯微鏡後來經過改進,已經不再是雷文霍克做的那種黃銅中間開洞裝鏡頭那種,它變得有點類似前陣子我買的迷你顯微鏡,但是工作距離更大。

這個單式顯微鏡和就是我之前blog貼過的「特別的解剖顯微鏡」很像吧,下圖這個可是達爾文帶著上小獵犬號的單式顯微鏡呢!

螢幕擷圖存為 2012-11-03 21:26:34


不只達爾文用這款顯微鏡,看到細胞核和布朗運動的布朗,用的也是這類型的。布朗可是用單式顯微鏡發現細胞核、布朗運動、原生質流動的啊!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