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

2011思源高中基礎教學研習會記錄

今年的思源高中基礎教學研習會是在11/26舉行的,當天剛好也是國防醫學院辦大體解剖展的日子。我們一早趕去台北看了解剖展之後,再匆忙感到交大參加研習會,到的時候,第1場已經開始了,所以身為主持人的梅子也不用介紹了,就只好給艦長自己介紹了。


講 題:特色課程(校本課程)的開發與執行—【科學素養培訓課程】
主講人:中山女中蔡任圃老師
http://www.wretch.cc/blog/biocaptain
艦長的課程,在他的部落格裡寫得都蠻仔細的,雖然我都已經拜讀過了,但是實際聽到還是不太一樣的感覺。

我喜歡他讓學生做的幾件事情,一是經典論文選讀,另外則是要學生做文章評析,分析文章的佈局。還有一週之前,聽他在生物趴辣客4分享的時候,他讓學生做改寫課文的部份,這些都是做科學閱讀和寫作,我覺得很值得去做的事情,也是我想效法他去做的部份。

經典論文選讀的部份,我回想到一件事,我曾經接過家長的電話,抱怨老師要學生讀科展報告,可是小孩子不會讀,就在哇哇叫。當下我就想到一件事,其實我們帶科展,常常會要學生去讀報告,可是要讀科學報告,其實是有技巧的,並不是得從頭到尾讀,反而是需要先讀頭尾,再讀中間的部份。

關於讀論文,我還有個經驗,之前在研究所的時候,有堂教統計的課,教授要我們找論文,但只去讀那裡頭統計的部份,分析裡頭抽樣的方法。那種讀論文的經驗,讓我在讀科學報告的時候,有不一樣的切入點。

另外評析文章這件事,過去我們都會覺得是國文老師該教的,關科學老師什麼事情,不過其實不同的角度去看文章,就會有不同的看法。學生如果可以用兩種不同的角度(科學與文學)去看文章,其實會有很有趣的感覺。

改寫課文的部份,艦長是要學生去分析教科書的課文,看看哪裡不通順,看不懂,要學生用自己的話再寫過。我喜歡這種評量的方式,或許也可以說是教學的方式,從學生的作業一定可以看到一些自身的盲點,因為我們是具有充份知識的人,常常會忽略掉初學者的需求。




講 題:高三實驗的教學活動延伸
主講人:中山女中 顏映帆老師
映帆老師是大學學妹,以前在大學的時候,就覺得她很有執行力。

高中生物的實驗課程裡,蛙剖已經不是必要的課程,不過在某些狀況之下,還是得帶學生做這個活動。映帆他們的作法很有意思,課程裡不會有蛙剖實驗,反而是拉到寒暑假時再做,而且也不是每個學生都做,而是讓想做的人提出實驗計劃書,寫出做了蛙剖實驗之後,想在延伸做些什麼。實驗計劃書經過老師們的審核通過之後的學生,才有資格進實驗室做蛙剖。

做不做蛙剖真是令人難以決定的事情,做了怕生命受傷害,不做又擔心學生讀大學誤入歧途(以為自己很勇敢)。同科的老師有人做蛙剖,你不做也尷尬。

另外映帆還分享了她讓學生做「組織酵素活性」的實驗,就是豬肝或蘿蔔加雙氧水的實驗。同類型的實驗,我之前設計很久,想法子設計實驗讓學生做(連結一連結二)。而她比較厲害,是讓學生自己設計。雖然這樣子她會很累,得花上很多休息時間和學生討論,應該怎麼設計實驗,不過最後的結果是值得的。

講 題:台灣高山生態體驗的帶領-高中篇
主講人:板橋高中賴敏娟老師

坦白說,聽完之後,我還是沒有把這個活動弄得很清楚,後來上網查了,原來賴老師介紹的是這個活動-「太魯閣國家公園參與式生態知識體驗教育」

針對2003年第五屆「世界國家公園暨保護區大會」強調招募年輕世代成為保護區的工作夥伴,同時葉署長於99年度11月26日保育經營管理研討會亦傳達「增進夥伴關係理念,導入志工組織等夥伴對國公園保育工作參與」觀念。爰此,今(100)年度本處與國立東華大學環境學院以合作協議方式,合作辦理「太魯閣國家公園參與式生態知識體驗教育」,擬訂高中師生共同參與式生態知識研習計劃,藉由現地體驗、教學互動、小組討論等方式進行深入研習,並期待透過師生將國家公園保育理念推廣至校園。
是項計畫已陸續於本蓮花池、中海拔霧林帶和高海拔地區辦理4梯次的生態研習活動,今年度最後一次高海拔生態研習活動將於8/23-26假高海拔合歡山地區辦理,共計有台東高中、中正高中、花蓮高中及師大附中等多所學校師生約計60人共同參與。

太魯閣的活動,讓我想做更在地的參訪,我想新竹地區應該是可行的吧?



竹東高中韓中梅老師

韓老師實在太厲害了,先鼓掌一下,當天聽的人應該會嘖嘖稱奇,居然有這麼多東西可以玩,還好她有把在思源分享的東西整理成一篇文章,不管有沒有參加,都可以去看看。另外,韓老師在12月會辦一個高中生物教師的小型分享會,有興趣的可以寄信給她


武陵高中的林峻緯老師
峻緯老師分享了他們教學團隊用圖片教生態系的課程,讓小組用搶答方式,看圖片搶答那是什麼生態系的。我後來提出一些建議,其實也是想像,如果我要教的話,我會想要怎麼做。除了搶答之外,也可以試試看讓每個小組都提出答案,讓他們彼此之間腦力激盪,提出為什麼認為那個生物是哪個生態系的。

另外,也可以試試看,把不同生態系的圖片混在一起,讓學生找出哪個圖片和其他圖片的生態系不同,當然也可以藉此去讓學生進行科學對話


萬芳高中的趙振寰老師
振寰老師提出了他和國文老師協同教學的課程,課程主體是生態系,教是各自教,不過評量的方式倒是融合在一起了,他讓學生去分析赤壁賦描述的場景屬於哪個生態系,並說明原因,學生的作業最後再由國文老師和生物老師共同批改。我如果是學生,一開始一定會傻眼,想說這要怎麼分析,不過接著一定會很努力的完成。

後來我提出的想法是,也可以繼續延伸,用生物學的知識去分析文學作品。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會沒事去找國文課本來看的原因啊。

另外我也提了個建議,關於生物和文學的結合,有本書很值得一看:潘富俊老師出的「中國文學植物學」。這書很有意思,很多文學作品,用科學的角度分析,就會發現其中奧妙之處。像是分析紅樓夢裡的植物種類,就會發現可能這部作品的作者有兩人,因為植物出現的頻率不同;而韋應物的「空山松子落,幽人應未眠」,如果用生物腦想一下,就可以推論,那個松子可能是種子無翅的華山松,因為有翅的落下來,聲音不至於太大。

會後老師來跟我聊,原來他這樣課程的想法,是源自於國文老師有看我的blog,覺得很有意思,就找他一起來玩這個課程,沒想到我這麼害人不淺啊。


小小附註一下:之後得知,振寰老師居然是醫師轉任教師,這種我夢裡幻想的情節居然出現在現實生活裡。

寫完對這些分享演講的心得之後,赫然發現,這些都在近來中央團在推的四個項目裡頭:科學閱讀、探究教學、教學評量、戶外教學。原來中央團早有野心,用這四項把什麼都包進去了。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