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連喝喜酒也在解剖

周日是個好日子,阿簡去參加了高中同學及實習同事的婚宴,臨出門前還不忘帶了個保鮮盒,因為宴客的餐桌上一定會有脊椎動物,說不定可以帶點什麼回來。不過這次是空手而回了,這個都要怪廚師!

就說這隻哀怨雞吧。燉雞湯上菜後,等大家撈得差不多,我便把雞頭撈出來,但卻沒想到,廚師手藝太好了,這個雞的頭骨居然都快散了。鳥類和哺乳類的頭骨比起其他脊椎動物來說,癒合的程度要高很多,所以通常是不會散開,不過既然這雞頭都要散了,倒不如以筷子代替鎳子,偷偷的來做個神經系統解剖。

輕輕地把額骨打開,就可以看到大腦了,雞的大腦表面並沒有褶皺。在大腦底下就是視葉,而小腦則必須把頂骨拿開來才看得到,但我卻為了吃新的一道菜而忘了繼續「開頭」,真是遺憾。

改天你們誰要結婚,記得跟阿簡說一聲啊。

brain.jpg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