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5日

試題解說也錄影片,初試翻轉

最近我們學到生殖遺傳,很多題目都很複雜,當我在台上解題的時候,雖然我自覺講得很清楚,但是我覺得總是沒辦法讓學生按自己的步調速度來理解,以至於我可能得重複講兩三次才行。

可是每個學生都有各自的問題,A不懂的,B說不定早懂了,當我台上解題時,對B來說,能作什麼?讓學生討論後,自己來來問問題嗎?的確有學生會來問,但裡頭有不少是即使有問題,也不太敢問的個性。

讓學生課後另外找時間來問嗎?也行,不過得找我倆的共同空閒時間,通常是午休,如果剛好又有兩個學生不是同時來問,我就得解釋兩次。午休三十分鐘的時間,能講幾題?

一位九年級的學生有天告訴我說,她把複習題本的題目都做完了,所以她想留第八節來問問題,我感動得要哭了。記得七年級她對課業在乎程度很少,可是九年級時變得這麼努力,本來沒上第八節的人,還願意留下來聽課,身為老師當然願意為她多作一些,可是我們有時間嗎?平時我們九年級的第八節都是隔週上的,平均一個月才上兩次課,這樣的時間,我能為她一個人講解所有的疑難問題嗎?

基於上述太多阻礙,我想到了一個解決方式,那就是錄下解題影片。

是的,這跟翻轉教室的出發點有點像,我也的確是從這個角度來思考的。我相信翻轉一定可以解決我過去教學上的一些問題,只是我還需要一些準備,真正執行還需要一些時間。不過此時,我可以先作的就是讓學生可以在家用自己的步調看解題影片學習。

方法也簡單,反正就是螢幕錄影,放上網路,然後給學生看就好了。只是得先跟家長們溝通一下。發信給家長之後,家長們的回應也非常正面,而且很支持這麼作。








除了解題影片外,我也錄了當下課程的影片,讓學生可以回家預習或複習。這不是強迫,所以看的人當然不多,每班1/4~1/3的人數,雖少,但我看到學生們的改變了。


這樣有沒有在翻轉?有一點味道了耶。學生透過影片學習和解題之後,在課堂上或是下課時再來跟我作進一步的討論。有學生主動會在題本上寫上各種重點標示,還告訴我哪個影片的連結放錯了。幾個學生開始會下課來問問題了,他們過去從來沒來找過我的耶,原來是他們終於有機會可以跟上課程了。

我覺得我們這種工廠式的教育很殘酷,跟不上的人常常就被放棄了。我自己就作過這些殘忍的事情,上課一段後,我會問「這邊懂的舉手」,好,有六成,所以我會重新講一次,然後再問「懂的舉手」,懂的有八成了。

然後呢?我應該怎麼作?繼續講第三次嗎?好,講了第三次,也許終於有九成了。再然後呢?

繼續講第四次第五次嗎?直到全部人懂嗎?

很遺憾,我只能選擇繼續下個進度了,剛剛前面進度沒跟上的,就被拋棄了耶。而我重複講好幾次的那時候,已經懂得的人也被拋下。

我想起王政忠老師書裡寫的,我們都是個司機,任務是載乘客到達目的地,乘客是學生,目的地是學習目標。我很熟練地轉彎、加速,用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時間到達終點。

到站了,可是乘客根本就不在車上,或是他根本就沒上車。你說我沒完成任務嗎?我可是把車開到終點了呀。

在「懂了嗎」的這個常態分佈裡,我沒辦法顧及最兩端的學生,因為他們是少數。當我開始投入這些事情之後,我才驚覺以前我幫助學生太少了。透過影片來學習當然不是學習的主軸,但它有它基本的好處,那就是差異化教學,用自己的時間,自己的速度來學習,這其實就像是MOD啊,Movie On Demand。

其實仔細想想,這樣的教學影片過去錄的還真不少,像是將imagej操作畫面錄影下來,給詢問問題的網友看,或是學生複習之用。也有是學生作科展海報的過程中,我會將修改海報的方向錄下來變線上影片讓學生看,學生可以用自己有空的時間慢慢看,看不懂還可以重播。或是錄下試題分析方式的影片,讓老師們可以事前預習,事後複習。

此外我指導學生寫科展報告的時候,因為同時指導的件數太多,我沒辦法在那僅有的時間內跟所有的學生都談過,所以我也錄下影片,讓學生可以各自觀看影片,紀錄我建議的修改方向,然後學生就比較不會忘記哪邊要修改。本來四組學生中,每組要花30分鐘以上的時間討論,透過這種方式,所有學生只要10幾分鐘就都搞定了,後續我只要用更少的時間來討論就行了。

以前可能因為軟硬體、網路還沒到位,所以辦不到,但是現在已經和以前很不相同了,改變的時候真的到了啊。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