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7日

選書會議裡到底發生什麼事?

兩個月前,我post了幾篇對教科書和教具的意見。
今天的選書會議..
大腦頭套教具
翰林的DNA教具怎麼來的?
南一的DNA教具怎麼來的?
南一、康軒、翰林,三家教科書比一比


幾篇文章把幾家出版社的編輯部弄得大亂,也看到幾家出版社不同的處理方式。

康軒在選書之後,在第三天的時候,請業務跟我說明整件事的前因後果。據說是「有教師跟業務反應要求大腦的教具,業務跟內部反應,然後內部在沒看過我作品的情況下,最後就做出了一個相似的作品」。

我相信嗎?反正這種事情純粹是「說了算」,後來我在不為難業務的情況下,沒再說什麼。

翰林的部份,事隔兩個多月,沒有一個人來跟我說明到底發生什麼事,難道大家都忘了嗎?可是我還記得啊!
為什麼?為什麼?


南一的部份,因為DNA模型的原創不是我,所以那時我請他們直接跟日本老師溝通,取得授權。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他們處理的狀況如何?不過好事的我,這兩天還是又寫信去問作者了。情況如何,後續再報。

前面講的是選書之後的事,接下來的重點就是講「選書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南部的老師問我,「阿簡老師有幫康軒寫書是嗎?」
「完全沒有的事情啊,我並沒有幫康軒寫,怎麼會這麼問?」

一問之下,真是讓我大怒啊!

在南部的某些選書會議裡,南一的代表說
「簡志祥老師說南一的教具是抄襲,其實簡志祥老師是康軒的樁腳/作者/,所以...」
嘖嘖,為了拿到書的銷售,真是什麼謊言都說得出口啊!

過去有出版社的業務或編輯找我去學校演講,我一概回絕
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我不想失去我的立場。(愛譙人的立場)

我是教科書的使用者,我以真名在網路上對教科書的編排和正確性發表言論。
我對我的言論負責,我不需要為哪家出版社站台,也不需要特別去攻擊哪一家。
不過被我們選到的那家會比較衰,因為常常被我挑毛病。
話說,最近又有一個毛病了,該不該挑呢?再挑,編輯部可能會爆炸吧。

各家出版社聽好,要贏得銷售權,就用教材吧!不要用謊言。

什麼是謊言?
「阿簡老師是康軒的樁腳」這是謊言。
別人的教具拿來當自己的獨家教具,這也是謊言。

教科書三年一改,希望幾家教科書的內容越改越正確!不要越改越回頭!
記得,我們是有腦的老師,我們看的是教材,我們關心的是學生。

看得出來,我這篇其實很怒,又有點無奈。
以下,徵有在選書時或選書前,聽過「我是康軒的樁腳/作者」此謊言的回應。
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

這篇po出來,跑我們學校的業務大概又會被長官關切了吧?我真是禍水啊~~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