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6日

科展隨筆

每年五月左右,全台各縣市開始舉辦科展,接著由各地區的科展作品中挑選出優良作品,再去參加全國科展。最近我在科展群傑廳裡看到的作品數量統計,目前居然有6391件啊,無論是否在全國賽得獎,只要有進全國比賽,作品說明書應該就會放上去,而最近十年間每年都有300多件作品進入全國比賽。

幾年前,這個網站還沒成立的時候,要去蒐集科展資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是各屆都有一個獨立的網站,所以若要找尋生物科的科展作品,就得每屆進去找,還好後來主辦的科教館終於做出了資料庫網站,這已經是科展舉辦四十幾屆之後的事情了。


以新竹市各校送展作品數量來看,今年國中小合計有197件,若依此規模來看,每年各縣市的國中小、高中、高職合計,全台灣應該超過有2000件作品吧,若每件作品有3-5人的師生參與,一年可能會有近萬人都投入在科學展覽中?這樣看來,台灣真是科學大國,不是嗎?

真的是這樣嗎?其實從主辦單位到各級學校,關於科展,許多事情都走偏太多了。


先從主辦單位說起,我參加過的地方科學展覽會顯然是以評審比賽為目的。學生必須在規定時間內站在海報前,評審問完之後,學生就被請離會場,等到評審結束後,當晚公佈成績,科展就結束了,然後再開放數天時間供大眾參觀。

整個活動就只是為了評審而辦,你也無法跟作者交流,也看不到其他作品的評審。科展的全名叫做科學展覽會啊,可不是科學實驗報告競賽,但大家都是用實驗報告競賽的模式在辦活動。我認為現在只有之前在龍山辦的全國專題發表會(今年會在交大舉辦),那才有資格叫做展覽會。

就如同網友AppleMaru所說「其實,就像國際學術會議的海報發表就是個很好的範例:在固定時段裡,發表海報的作者應該要在展區自己的海報旁。所有的評審、會議參與者都會在那裡與作者交流、討論。畢竟在海報有限的篇幅裡,能夠解釋的有限。必須跟作者直接溝通,才能讓雙方面都有所獲。這才是發表的最大目的啊!」



而各級學校師生中,走偏的例子更多,老師幫學生藉著抄襲、代作獲得好成績,藉此降低升學門檻,然後生、師、校都互蒙其利。

指導老師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和學生一起作,擬題目、設計實驗、執行實驗、書面報告、海報等,作得少是「指導」,作得多就成了「代作」,中間那條界線沒有標準,是個灰色地帶,但是老師自己應該要很清楚那條線在哪裡,可惜的是,有些人卻衝過了那條線,只因名和利的誘惑。

到底作科展是為了什麼?今年我們一個學生政傑在FB上寫下這段話,這就是我認為科展應該要達成的。


「該如何說呢?
努力了一年的科展
真的切切實實的享受到科學的樂趣
樂在 與學弟 討論題目
樂在 與老師 討論實驗
樂在 與電腦 完成報告
這些點點滴滴 早已超越了是否得獎
得獎的意義與否?
於我何在

脫離得獎的束縛
得到的將是
最純粹的科學
追求科學價值 享受發現 探索真理
辛苦了 各位
我可以大聲的說
我已經成功的成為一個 科學人
還有更多的未知 等待我們去探索 是否?」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