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8日

難忘的叫屍節

每年都有叫屍節,不過今年的叫屍節比較難忘。有難過的、有快樂的也有痛苦的。

難過的是麻雀奶爸週記裡的小嘰嘰在9/27傍晚餵完食物之後沒多久,就上天堂了。
完全不知道到底是怎麼走的?只知道餵完食物之後沒多久再去巢裡看牠,牠就已經走了。
每次想到,都還是心裡頭會揪著。

現在看見大嘰嘰孤獨一隻,也是很無奈,當初同一窩的有6隻,現在只剩下牠一隻,唉。

說完難過的,也有快樂的,教師節自然而然就會有一些同學送卡片來。

這次比較特別的是,下課回到辦公室看見桌上躺了一個跟桌子一樣大的pp板,仔細一看居然是教師卡,真是一整個巨大化啊!



除此之外,也有令我很感動的卡片,是導師班送的,因為我們班是分散式資優班,所以平常很難得有機會能全班湊在一起。這樣的班級,要熟絡本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好班上有些熱心的同學,再加上blog、plurk 和facebook,大家居然也有很不錯的感情,真好。

前幾天在上課的時候,就有偷瞄到幾個小女生在準備卡片,其實心中是有想到是給我的(真開心)

雖然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不過實際看到還是很快樂



不過我突然變成阿簡馬麻!這個也是挺妙的事啊。

晚上回家的時候,本來要跟梅子吹噓我收到學生的巨大化卡片,不過一進門就在客廳看到一艘「王船」,頓時pp板的卡片就虛掉了。
梅子的學生做了一艘「王船」的卡片,大小跟個單人座沙發椅一樣大,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因為根本收不起來啊!我倒是要看看梅子要怎麼收她的王船卡片。



寫完難過和快樂的是,最後來到痛苦的事啦,這件痛苦的事情不知道會痛多久。  ><..

周一一大早我就被車門夾到大姆指啦,痛到我蹲在地上起不來。


隨著時間改變,隔天教師節就已經變成這個模樣了,看起來好像什麼XX走勢圖。據說之後指甲還會掉下來,想到就覺得一陣恐怖,希望不會太痛。


其實我本來以為不會很痛的,不過沒想到手指頭的痛覺受器分佈實在太密集了,弄得我得想辦法找出各種減輕痛苦的方式。
包括把手指頭舉到各種高度,看看哪種比較不會痛,結果發現,舉到跟心臟差不多高度的位置,最不痛。

那姿勢呢,發現一個很奇妙的現象,把左右手伸直在胸前交握,然後反轉折回來,讓左右手相反(我保證,有 90%的看不懂我在說什麼)
就著這左右手相反的姿勢,看著看著,居然痛感也會減輕,不過不能太常用,偶而做一下,效果比較好。

看著手上的黑青,其實我還很納悶,為什麼黑青的形狀會呈現線條狀,是底下的瘀血沿著指甲的溝紋慢慢向前擴展嗎?我想明天就有答案了,目前最前端的黑青距離指甲邊緣只剩下3mm,加油!我等你。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