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要吃海獸胃線蟲謝謝

大學時有一門課叫做寄生蟲學,修課前學長諄諄教誨,上課前要吃飽,不然上完課就會不敢吃東西。

果然,那門課上完後,我再也沒有吃過白帶魚,也沒有用手直接摸蝸牛,更別說是碰觸鳥大便。不吃白帶魚是因為那時要觀察海獸胃線蟲時,只要去買一條白帶魚幾乎都可以看得到,在魚體內長什麼樣子,Google一下就看得到。

過了幾十年後的今天中午,覓食時想說吃個口味重的,揀了一塊白帶魚來吃,就在快要吃光光的時候,眼睛仔細看了筷下的肉,滿嘴的飯和魚肉一時不知道該吞下去還是吐出來。

雖然知道這些蟲煮熟了也是蛋白質來源,但是看到一群在魚肉上還是抖了兩下。抖了第二下是因為都已經吃到這樣了才發現,那之前吃下的那些哩?我想吃口味重的,但是沒有想要吃口味這麼重的線蟲動物門啊!

後記:臉書上一提,結果好多人都吃過,因為有些人以為是血管就一樣吃下去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用顯微測微尺搭配imagej應用來計算顯微影像的長度

ImageJ進行吸光值、透光率、透光度與OD值計算的公式與應用

2011寒假作業紀錄-探究取向的營養器官繁殖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