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5日

當段考試題解說也錄影自學來翻轉

兩個多月前,我開始錄製教學影片給學生看,不過主要是放在試題解說上,(詳見《試題解說也錄影片,初試翻轉》)

過去都是讓學生回家後,自己有需要再自己去看,但是這次段考結束,我有新的作法了。段考結束後的第一節都是我們檢討試卷的時候,以往通常我是怎麼做呢?統計全班數據,看看哪些題目最有難度,也就是全班錯得最多的題目,然後就依次由難題往易題去解。會把所有題目都解完嗎?通常不會,有時是解一半的題目,剩下的時間就由學生自行討論和個別前來問我。乍看之下,好像還不錯,不過裡頭隱藏了一些問題。

解題也算是教學,而這種教學到底照顧到了誰?坦白說,照顧的都是學業成績前段的學生,為什麼這麼說?以難度高的題目來說,連成績前段的都錯了,成績後段的學生能聽一次講解就了解嗎?再者,身為老師的讀者,你是否有遇過成績差的學生拿題目來問?這人數多嗎?

成績差不是笨,他可能只是學得比較慢。當學生學習比較慢的時候,我們用全班一致的速度去教他時,他就會遇到很大的挫折感。

他的心裡可能想著:「別人聽一次就懂了,可是我還是不懂,雖然老師說不懂的可以去問,但是我就是不敢問。我怕我問的問題很笨,別人會笑我」

這些狀況只有成績後段的學生會遇到嗎?絕對不是。我經常有機會去聽演,或是去參加不同領域的學習課程,我也常常會遇到我聽不懂的東西,我腦子裡就會浮出上面那些想法。但我比學生幸運的是,我有能力可以自己上網查詢知識,所以我可以幫我自己解惑,但是學生能嗎?

基於以上許多理由,這次段考結束後,我做了一點改變。我事先將段考題目每題都錄了解說影片,每題約是1分鐘到3分鐘的長度,同樣也是放在youtube上,再拉連結到Google協作平台上。而這些影片不再只是回家看,我在考完的那一節檢討課裡,我讓學生使用iPad 掃描QR Code後連結到協作平台上,然後根據自己的需求觀看解題影片。兩人一台iPad輪流或一起觀看,最後挑五題自認為最重要的題目寫詳解。

初次看到我這麼做的同事都說「你也太累了吧,居然每題都錄」,不過我請他們仔細想想,我真的會比較累嗎?錄起來,我只要解題一次,如果我是每個班都真人講解一次,那才累哩。所以這樣做,我反而比較輕鬆。

不過說真的,我其實沒有因為這樣就把自己晾在前面,我反而不斷地注意每一組學生的動態。因為我很想評估到底到底要兩人一台還是一人一台呢?因為這次沒有足夠的iPad,所以我才會採用兩人一台,沒機會實驗一人一台的效果如何。

觀察下來,兩人一台有以下幾種狀況,第一種就是兩個人輪流用,所以就會有一個人發呆,但是這種狀況不多,因為我有規定要寫訂正,所以是空閒的時候就可以寫訂正。第二種情形就是兩人同時看,而且會把我暫停之後討論,或是重複再看。這個發生的情形就蠻多的。

評估之下,我認為預錄影片加上小組合作是很好的模式,我認為滿足學生異質的需求,達到某部份的區分性教學,同時也滿足補救教學的需求。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事後也請他們寫簡單的問卷,讓我知道他們的想法。

問卷題目有三題

  1. 看影片學習和老師實際黑板前教,你認為對你的學習有何不同?你喜歡哪種方式,為什麼?
  2. 你覺得如果老師把一些講述型的課程都用這種方式錄影下來,讓你自主學習,你認為這樣的模式如何?
  3. 你對錄影有何建議?可以增加什麼或是減少什麼?

學生心得在此,普遍都是正面的回應。第三題我原題後面有加另一句話「還是已經很完美了」,結果學生都超給面子,一大堆都說好完美、很完美。這種意見沒什麼建設性,純粹只有安慰老師的心靈,所以我就不列出了。




從學生心得裡觀察到一個很重要的現象,對於學習成績較差的學生,非常多學生都會說他們可以反覆一直聽來加深印象,或是說可以解決害羞不敢問的問題。這告訴了我,學生有重複聽的需求,也有提問的需求

 此外,我在一旁有監看youtube的點擊次數,也看到有幾題我覺得簡單到我平常都不會想講的題目,居然也有點擊次數,這反映了各題其實都有學生需求,學生不敢問簡單的問題,因為怕被笑。若非影片教學,這種需求可能被滿足嗎?
有另外一個很讓我感動的現象,平常檢討的時候,問有沒有問題,只有少數幾個人會提出問題,當然問的也通常都是難題。那種上課檢討的情況中,我沒印象有那些考低分的人舉手提出問題。但是,在透過影片學習的時候,狀況不一樣,我看到那些低分的學生,非常努力的看了很多題目。

再者,是訂正情況的改變,我的訂正是挑五題你認為最重要的題目,寫出每個選項的詳細解說。收訂正讓我大吃一驚。那些先前不太訂正的學生,居然可以寫出完整的一張訂正!而且學生會看他錯的題目一次或多次(還會暫停、倒轉),都看完了,然後再開始寫訂正。

從這些現象看來,我不禁要反省,我過去忽略了多少學生的需求?

我突然領悟,原來那些學業成績後段的學生、我以為他早已放棄學習的學生,過去不是他不想學不想寫,而是他學不會也不會寫。他那一直存在的學習困難,從來沒有被解決,他們都伸著雙手等著人來拉他一把,但因為其他同學太耀眼了,他們站的地方顯得黑暗,黑暗到老師忽略了他們。


這樣看來,我這種錄製影片解說試題的授課方式,好像非常完美,對吧?

不不,還有未能解決的問題。即便我在課程中跟學生說,如果影片講得不仔細,或是聽不懂,請一定要問我,但學生還是提出這種方式的缺點是無法即時問問題。我說你可以問我問題,但是你卻覺得不能即時問問題,中間的落差到底是什麼?最特別的是,那些會說無法即時提問的學生,有非常多都是我從來沒聽過他們提問的學生!

這到底怎麼回事了呢?也許要試試看用網路提問的吧?或是匿名書寫提問才行。因為我也發現有課堂上不太說話的學生,讓他用寫的,居然可以寫出很多東西啊。

附帶一提的是,這樣的授課模式和傳統「翻轉教室」的授課不相同,這是一種課堂內的翻轉(In-Class Flip)。若是用在平時授課,我認為採用雙軌制進行會比較好。也就是可以課堂開始時先看一段影片,但給予多些時間,讓學生可以反覆觀看,多些時間消化吸收作筆記,然後用一些方式得到學生的提問,再統一作回答整理。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