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14日

水蛭奮鬥史


圖片來源:ABC News


每次講到水蛭,都會講到我這段經歷。如果要認真講,可能要講一節課。

在台灣,成年後的男生都很怕當兵,因為很操,而且當太久會變呆。不過還好等我實習結束要當兵的時候,台灣突然有個制度出現了,叫作「替代役」。

我那時候本來是在桃園海邊的一間國中裡當替代役,整天做最多的事情就是打字、打字、打字,打完就下班了,有時候再去弄點出納、人事的業務,就這樣過了一年之後,突然看到公告,說有可以出國的教育替代役啊。看到就很興奮。

我們那時候最出名的替代役就是連家恩,他去非洲做醫療服務,我們呢,則是去東南亞做教育服務,其實就是補充師資的不足。

看看需求名單上,海外四國的六間學校通通需要老師,泰國、印尼、馬來西亞和越南。光想到有人出錢讓我出國讓我去玩就好興奮,呃~~不是,我是說出國去當兵。

那時候對越南其實完全沒有概念,最多只知道有人會到越南娶親。心裡想,反正以後大概不會專程去越南玩吧,那不如就趁著當兵的時候,去越南玩個過癮囉。從申請到受訓,一直到辦好護照出國,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等到差點就退伍了。沒想到我第一次出國就是為了服兵役啊!

在這之前,根本就不會越南話,不過憑著英文+迷死人的微笑+比手畫腳,還是可以在越南街頭橫行無阻的!

為了要努力在越南玩個過癮,所以我經常在越南街頭上找資料。越南有一條街,從頭走到尾,有好幾家旅行社,專辦local tour,就是你背包客付點錢,就可以坐上遊覽車,車上有英文導遊,專程送你去玩,還附一餐呢。我那時候就常常買了一個行程之後,坐上車,打發掉一個週末。

不過這樣玩不過癮,我可是生物老師呢!當然想玩點不一樣的,如果能去國家公園玩就更好了。

離胡志明市數十公里遠的地方有個叫cat tie的國家公園,中文應該是吉仙國家公園。有一次在路上閒逛的時候,突然看見有個旅行社有出這個行程呢,不過上前瞭解之後,才知道不是固定的行程,要多人包團才可以去。回去學校之後,我小小的替代役就開始呼朋引伴,找學校的老師一起組團報名去國家公園玩。

這邊先插個話,當初一起來越南的替代役不只我一個,還有另外一個,就給他一個代號吧,叫L,也是個生物老師。

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坐車坐船,花了半天到了國家公園check in 之後,第一天下午就是要進入雨林步道。出發前導遊特別再三叮嚀,一定要穿上長褲、長袖,不然會被森林裡的水蛭吸血。

水蛭,台灣也有啊,平常沒在野外混的人,大概不知道牠的恐怖,所以有人還是不聽導遊的話,照樣穿了七分褲就走進森林裡。

進入森林沒多久,導遊就抓了一隻扭來扭去的水蛭來介紹,這時候大家才發現,原來自己腳上都爬了好多水蛭,當場大家都開始跳起舞來了,忙著把水蛭弄掉。

接下來的行程,每個人都在看自己腳上有沒有水蛭爬上來。不過光是注意還是沒有用,水蛭還是會偷偷爬到褲子裡,所以最後走出森林的時候,一群人甚至脫了褲子找水蛭。水蛭不只爬到褲子裡,更猛的是,水蛭甚至會從鞋帶的孔鑽過襪子去咬腳。

我那個朋友L,跑野外雖然很勤,不過實在很「鐵齒」,大家至少還會穿個長褲和包鞋,他居然穿了涼鞋就跟大家走進森林裡了,最後走出來的結果,他的腳上滿滿都是水蛭,一隻一隻清點,他總共被咬了18洞!(又不是在打高爾夫球,還18洞哩)

被水蛭咬不打緊,最糟糕的是,水蛭咬你還會分泌水蛭素,讓血液不會咬著咬著就凝血了。那水蛭素一直到水蛭離開人體之後,還會持續發揮作用,所以那位被咬了18洞的L,腳上就有18個一直流血的小洞,就在我們吃飯的時候,在桌下流了一攤的血。

因為根本就止不了血,所以L乾脆就不穿鞋了,於是餐廳裡就有出現了一堆血腳印。不過還好到晚上慢慢凝血了,不然他可能會血盡人亡了。



水蛭和蚯蚓都是環節動物門的生物,不過可怕程度遠超過蚯蚓,至少蚯蚓不會吸血。

<歐洲醫用水蛭,圖片來源:Encyclopedia Britannica>

水蛭的兩端都有吸盤,頭部的吸盤裡有嘴巴,嘴巴裡有三片牙齒。有看過賓士汽車的標誌吧!牠的牙齒就長那個樣子。




<圖片來源:台灣賓士>



L被咬了18洞,我哩,則是在森林裡,很「故意」地抓了一隻水蛭,強迫牠來吸我的血。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水蛭也只好乖乖就範,就在我手指根部,留下了一個「賓士」標記,從此我的手指成了活教材。
080731-223452





隔天,咱們又有了個森林步道行程。有了昨天的經驗,大家都學乖了,爭相向園區租了長襪和襪套包住腿,然後在買藥膏塗在腿上、腳上甚至鞋帶孔,就怕血流十八洞的慘劇發生。還好有大家腳上穿的藍色襪套,所以第二天,沒人犧牲。
水蛭套




時間過了好幾個月,我和L還有另一個越南同事,三個約好到越南中部的另外一個白馬國家公園玩。這裡同樣也有個森林,進去前其實大家也心驚膽顫,怕裡頭也有一堆水蛭等著我們,不過園區的說法是,因為季節的關係,所以水蛭「比較少」。

聽起還好像比較可以安心,不過實際上走進去,還是看見葉片上、地面上有不少水蛭搖搖晃晃等著要咬我們,這趟森林步道走的很驚險。


有個問題問大家,被水蛭咬了之後,如果把牠弄掉,傷口會開始流血。如果不弄掉,傷口就不會流血,但是掉了之後,血會流很久。如果你被咬,你要選擇怎麼做?

我走進森林沒多久,就遇到這個人生抉擇的問題了。你可能會想,有什麼好抉擇的?就把水蛭弄掉就好了,反正都要流血嘛!對!我本來也是這麼想,不過低頭一看,我就陷入兩難了。因為我那天穿--白。褲。子。

更糟糕的是,水蛭正好咬在大腿和臀部交接的地方,好尷尬啊,萬一牠這個時候掉了,我看起來應該很像月經來了吧?

所以我只好呵護著水蛭,一邊捧著屁股,一邊慢慢走,祈禱牠不要太早掉下來,至少等我把白褲子脫掉再說吧!

還好就在走回旅社的路上,脫掉褲子的5分鐘前,肥嘟嘟水蛭才掉下來,所以褲子上的血跡不多。但接下來的時間可就難熬了,因為水蛭吸血吸太久了,我身體裡的水蛭素大概有好幾公升。

當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靜靜地看著我的屁股把白色床單染成日本國旗。

Flag of 日本
日本國旗《取自維基百科




倒楣事不會只在我身上發生。

過了幾個月,我帶了好幾個學生和家長還有學校同事,再度前往cat tien國家公園,這回大家都準備好了!

長襪、長褲、包鞋、襪套、防水蛭藥...通通備齊,果然所向無敵。我們一行人全身而退,沒人中招。

但就在回程遊覽車上,女同事M說話了。

M女「那個A女,你幫我看一下背,我的背上癢癢的
A女看了M女的背一會兒,驚恐地說「妳背上有水蛭,剛剛才掉下來
M女「那不就開始流血了?

我心中浮起我把旅社床單染成日本國旗之後,隔天倉皇逃出旅社的景象。
阿簡「你等一下會流血不止,可能會流好幾個小時喔

M女果然是見過大風大浪的!這點小事沒在怕的啦。





她緩緩地從包包裡拿出白色塊狀物
不用緊張,我有衛。生。棉。
DSCN9950.JPG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