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7日

檳榔樹切片片

阿簡的老爸-老簡,最近在大山背工作。之前我和梅子上山去找他的時候,曾經跟他提過很想要椰子樹或是檳榔樹的莖,結果前幾天晚上突然接到他的電話,他說他住的地方剛砍了一些檳榔樹,問我要不要上山看看。

之前我去出風鼻的時候,一直很扼腕沒把椰子樹的橫切帶回來


這次能有機會帶檳榔樹的橫切,當然不會放過。

到了目的地,老簡帶我們去住家後面看,哦,三棵被砍倒的檳榔樹啊



原地點還留了部分的莖,而且你看,還溼答答的耶。雖然上面已經沒葉子了,但是根部吸收的水分還正努力地往上送呢,這正是根壓和毛細現象的作用啊。



拿一張衛生紙鋪上去,立刻沾濕。
\
此情此景剛好可以跟yukie的哭泣椰子樹呼應啊。
你是哭泣椰子樹,我是傷心檳榔樹啊

你放夏川里美的『淚光閃閃』,我放周璇的採檳榔,這樣我有贏嗎?


看到地上部的這一段,我也想自己鋸一段,鋸完之後,我老爸還很有梗的叫我放回去兩相對照。



瞧~這可是標準的散生維管束啊。不過我拿切片給學生看時,有一半以上的學生都以為這種叫做環狀維管束,這代表教學出現了盲點,學生只認識示意圖,卻不認識真實世界啊。


雖說是散生,但也不是全部都均勻分布,靠近外圍的比較密集,中間的髓間只有些許散布的維管束。


砍下來的檳榔樹,最有價值的就是包在層層葉鞘之間的檳榔心,或稱半天筍。
這顆檳榔樹是前一天砍下的,原本齊平的切口,不到24小時,分生組織非常盡責的繼續進行細胞分裂,讓中間又凸起來了。


鋸下了一些檳榔莖搬上車,前往我爸的工地去鋸成一段一段。說來好像很容易,不過過程還蠻艱辛的,因為我爸的工地是在山坡上,沒有階梯可以上去,只有超斜的陡坡可以上去,我們得扛著檳榔樹去山上鋸,而且鋸完之後還得再爬下來,不過最後我從山上滑下來的。



有鋸台實在方便,不然如果要我用手鋸,可能鋸個一片我就放棄了。


這些檳榔樹切片,因為剛切下來沒多久,所以還很潮濕,為了避免發霉,所以有些放在家裡吹除濕機,有些拿去學校吹電風扇和進烘箱。


其中有幾片,大概是老爸玩心太重,居然玩起切薄片的遊戲。
把手電筒放在這薄片後面一照,哇!真美。中間的薄壁細胞特別透光。


最特別的是維管束的部分,外觀看起來實心的維管束,不過在光線透射之下,居然看起來可以透光啊。這是為什麼?
(圖中那些亮點,就是維管束)


真好,有夢寐以求的單子葉植物莖之後,下一個目標就是蒐集筆筒樹的莖啦。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