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盲眼中的公廁門鎖

幾天前看到有人說自己是色盲,吃便當的時候會誤把紅辣椒當成四季豆,去公共廁所的時候也小心翼翼,因為看不出來到底門是不是鎖的。

一般色覺的人真的沒意識到這件事情,於是我就拍了兩張廁所門鎖的照片,拿去用軟體處理一下,結果真的是沒有辦法分辨出哪個門鎖是開的還關的。

前幾年去Maker Faire Taipei的時候,還得知原來色盲在分辨生肉和熟肉上也是有困難的。

所以並不是只有紅綠燈會造成色盲者不便,如果總是以無法分辨紅綠燈來禁止色盲者考取駕照,那難道要禁止色盲者上廁所、吃便當、吃烤肉嗎?重點應該於設計上如何通用地讓正常色覺和異常色覺的人都可以正常生活。

食物的部份,上次那個maker faire中,是有人做出了一個app提醒使用者肉是生肉還是熟肉。而紅綠燈,實際上許多國家也都有改進的案例。而這個廁所門改進的方式呢?其實比起其他的,應該是更簡單才是,不過這裡就不先提出我的看法,可以讓讀者或學生自己試試看如何用簡單的方式改善成為通用設計。

紅綠色盲看到的廁所門把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用顯微測微尺搭配imagej應用來計算顯微影像的長度

2011寒假作業紀錄-探究取向的營養器官繁殖實驗

ImageJ進行吸光值、透光率、透光度與OD值計算的公式與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