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8日

《DNA檔案,自然歷史解密特展》




年前在科博館的美芳捎信告知,最近科博館特展《DNA檔案:自然歷史解密特展》的策展人黃俊霖博士,邀我來看展。於是我趁著寒假將結束,找了一些朋友一同去參觀。

你看看這邀請卡是不是很漂亮啊




以DNA為主幹的大樹,蘊含了許多資訊,背面我還特地請策展人幫我簽名呢!




來參觀之前,我看過一些朋友分享的照片,有些標本都是過去展覽就曾經擺出來的,因此我很好奇同樣的展品,在不同展覽中會呈現什麼面貌。這天由俊霖博士實地帶領解說,並講解規劃目的,我突然領悟,策展人像是編劇和導演,讓同樣的演員在不同電影當中,演出不同的故事。

在這個展覽中,自然史就是劇本的主軸,許多奧妙就在折頁中可以看出,展區的規劃看似線性又像是放射性規劃,其實呈現的是生命樹。從和我們最接近的生物開始展示,逐漸向生命樹的根基前進,然後又向著不同枝條延伸。

折頁上的路線,轉個角度呈現側臉的樣子,也像是個問號,問號底下的原點,就是達爾文筆記裡的手繪的生命樹。




透過俊霖博士的導覽,我們看到在靈長目這個分類群裡,我們許多的親戚,更值得注意的是,靈長目以外的哺乳類動物,誰和我們的親緣關係最親近?答案是兔形目和囓齒目,代表生物就是兔子和老鼠。牠們會成為人類的實驗動物,並不是單純的只有好養而已,我們彼此之間的接近程度是一大關鍵。這個玻璃框框代表的分支就是靈長總目(Euarchontoglires)
20140207_153354

繞過牠們之後,面前有群食肉目的動物,俊霖博士在這裡提到了狂犬病的傳播,狂犬病從食肉目的動物進到了鼩鼱目的錢鼠,而病毒要跳到靈長類是一個很大的跳躍。食肉目、鼩鼱目都是屬於勞亞獸總目 Laurasiatheria,而靈長目是靈長總目(Euarchontoglires),也就是說鼬獾和錢鼠之間的關係,其實比人類要近多了。




20140207_153112



展場其實沒有要硬生生地告訴你,誰誰誰是勞亞獸總目,誰又是非洲獸總目。它其實透過的是巧妙的設計,要讓觀眾走進生命樹裡去看這些生物之間的關係。你可以隨時轉頭看展場中央一個巨大的花椰菜模樣的大樹,那是生命樹的根基。從根基出發,抬頭看延伸到天花板的線條,這些線條之間的關係,就是在告訴你,誰和誰的親緣關係比較近。我這裡拍攝了一個展場的球形全景,你可以看看到底這是什麼樣的設計。

這棵生命樹的建立,靠的是形態學分類和DNA技術的發展。

單就型態分類而不考慮親緣關係的話,我們很容易將許多沒關係但是長得像的都歸為同類,例如老鼠和錢鼠就是一例,兩者不同目,甚至還不同總目。

同樣有鰭狀肢的海象和鯨豚,其實親緣關係也頗遠,在這個展場中,你可以用生命樹去體會,站在海象前方,你可以看看展場上那些鯨豚在哪個分支之下。(如果是帶隊前來參觀,建議帶個綠光雷射筆,和大家一起走天花板上生命樹的迷宮)


上次看「從龍到獸」到這次看展的經驗,最大的收穫是得知這些生物分類的變動情況。大學時所學習的動物分類,現在已經截然不同了。

這篇研究的圖揭示了過去和現在分類的變動情況,左邊是過去的分類,右邊是現在的。過去的資料不夠多,以致於將一些關係不近的分類在同一群,例如左邊第四個的食蟲目現在沒了,現在則是將裡頭的非洲蝟獨立出來成一目(右邊第三個,Afrosoricida)。而過去認為關係沒那麼近的,現在則是發現原來牠們那麼近,例如過去的鯨目(左邊倒數第六個)和偶蹄目(左邊倒數第五個),現在則是合併變成鯨偶蹄目(右邊倒數第二個)


 Tren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 19: 430-438.

生命樹的樹幹,紙作的喔
20140207_153410



展場中的鯨豚頭骨是我目前看過最多的一次,很過癮啊!
20140207_153421


還有一個是第一次看到的小鬚鯨頭骨,還帶鯨鬚耶,右邊還有一個超巨大的長鬚鯨頭骨。
20140207_153436


20140207_153452


也是第一次看到翻過來的綠蠵龜
20140207_153526


這個植物標本牆作為展場具有穿透效果的屏風,真是美!右下角樹蕨(?)的葉片,能展平的這麼美,真是很厲害。俊霖博士說,本來他們是用乾燥劑鋪在葉片上吸濕,但拿起來的時候,葉片常被破壞,後來他想到改用家中蚊帳包乾燥劑來製作標本,拿起乾燥劑的時候,就不會傷到葉片,聽得我也很想來作幾個。
20140207_153604


展場中的展示幾乎都是現生生物,只有兩隻是絕種古代生物,一隻是躲在鳥類展區上面的恐龍,還有一隻是鴿子後面的渡渡鳥。

擺設別有用心,恐龍放那代表的是,鳥類和恐龍的關係非常接近,扣掉恐龍不看,從鳥類區轉頭看到的是鱷魚,其實鱷魚和鳥類的關係最接近,反而鱷魚和蜥蜴倒是遠多了。

而渡渡鳥和鴿子放的近代表的也就是彼此的親緣關係,我想起小學時看的小叮噹漫畫時(現在正名為多啦a夢,有個劇情印象很深。大雄想要一隻渡渡鳥,於是小叮噹拿出道具(好像是時光布還是哪種機器),把一隻鴿子送進去,渡渡鳥就跑出來了。

我那時一直很疑惑,為什麼是塞鴿子進去,現在終於恍然大悟,小叮噹來自22世紀,距今約100年,那時候應該早就弄清楚親緣關係了,難怪他會塞對動物。(亂講一通啊)

這個特展就展示到4月13日而已,展品精彩又可以獲得豐富知識,建議各位前來要跟著解說導覽才能夠聰明看展,看出標本的故事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