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日

費盡心思看煙火

衝著這次可是建國100年的跨年之夜,即使我害怕排隊互擠,我們還是要衝到台北去開開眼界。

上次看煙火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是到水門外看國慶煙火,人多到肉體貼肉體,分不清是你的汗水還是我的汗水。再也受不了人擠人的我,忍不住大喊「離我遠一點,我有皮膚病」,台灣果然是溫良恭儉讓的國家啊!頓時我身邊就空了不少。不過過了不久,又有人擠過來,哎,總不好讓我一整晚都在喊我有皮膚病吧,

要怎樣舒舒服服順利看到煙火呢,這可是一大考驗呢!

曾志朗曾經寫過一本書「人人都是科學人」,書籍簡介這樣寫著:「科學人要以科學人的態度、方法來檢驗自身,因為科學是不許模糊的。但科學的發現和對真相的探索,卻是人人皆可為,只要有好的科學觀點、思維訓練,和持之以恆的毅力尋找證據,人人都可成為科學人!」

身為科學人,看煙火也要科學一下!我親愛的老婆梅子充份運用了地理資訊系統、氣象資訊系統、生理學等各方面的應用,完成看煙火的規劃啊!

首先,要決定在哪個方向看,梅子特地諮詢(逼問)了她們地科老師好幾次,到底當天會吹什麼風?
根據氣象局的資料,近來有強烈東北季風,這代表如果當天晚上躲在101西南方的位置,應該可以順利看到煙。
如果要看到火,那就要到東北方囉。

下個問題就是要在哪邊看呢?

事先勘景是很重要的,要找一個前有景後有靠的地方,畢竟好的地方一定到處都是人,所以要早點到,最晚也要在8點鐘就要到位,在那等待4個小時。這4個小時如果坐在沒有靠背的地方,鐵定腰酸背痛,再來就是要找有高低落差的地方,這樣才不會坐到腳麻身麻,血液循環很重要的!

為了看煙火,親自去台北堪景,這樣太笨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我們有Google街景,直接在網路上看就好了啊。



我們是從新竹坐高鐵上台北的,當天如果是開車上去,應該在高速公路上定點定到跨年吧。從台北車站到101的路上說也有趣,地底下的捷運站,滿滿都是人,才進去30秒鐘,我們倆都快要悶死了,趕快衝到地面上,卻發現公車非常空,大家大概都習慣了坐捷運了,卻忘記了其實公車也是不錯的,又不會擠,速度也很快。

在路上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在人那麼多的地方會覺得悶,覺得呼吸不順,這到底是因為溫度高?二氧化碳太多?還是氧氣太少?下了車到了市政府附近,開始感受到人潮啦,新聞媒體還蠻有趣的,好幾家都守候在捷運站的出口,因為大家都預期捷運站裡人會多到滿出來啊,





我們到了鎖定的目的地時,人群其實還不多,但是隨著時間過去,人群就開始聚集了。

在這個地方觀察人群的互動是很有趣的,一開始只是幾個人形成一個個小群體坐在馬路上,然後會開始用發送的閃光棒來建立領域(還好不是像狗用尿...),隨著人群慢慢變多,整條馬路開始就像一條漸漸淤積的河道,道路中間開始坐滿了,所以後來經過的進入這個地方時,就要尋找較空的地方來走,看起來就好像是水流經過淤積之地,這種現象叫「人流」。

水流通常單向,由高往低流,但人流不一樣,有些人流是從前流到後,有些則是從後流到前,偶而會交會。人流的路跡沒有一定,完全看人流的前端往哪走,而他的方向又是看「哪裡空」。只要有人把腳稍稍縮起來,形成了一個「暫時侵蝕基準面」,人流就會往這個地方流動,而且有時候一流就是幾十人的流動。

我們座位旁邊,本來是一條寬廣的河道,但是人流經過的時候,開始淤積此地(坐下),所以河道越來越窄,到最後只剩下一人可通過的寬度時,幾個高中生決定在此坐下之後,這條河道開始封閉。但是坐我我前方的人突然往前移了50公分,結果河道從我左邊變成在我面前。



這個現象實在太有趣了,所以四個小時的等待其實也不覺得怎樣了,後來我突然想起看過一本書就曾經研究過「人流」耶-就是西成活裕教授寫的「壅塞學」。
如果有機會能在大樓頂架一台攝影機拍攝這四個多小時的人流變化,應該是很有趣的。要分析也許還要用到流體力學、群眾心理學等呢!


選一個好位置很重要啊,看巨大仙女棒的時候可以看到火,然後煙是往別處漂。

說到煙往哪裡飄,這和風向有關係,雖然氣象局說這天是吹東北風,可是坐在地面卻會發現有時風是反向朝著自己吹,看旁邊的國旗飄動方向,也確定是朝著自己吹,不過不用太緊張,地面的空氣流動會受到建築物的影響,可是高空的影響就比較少了,但這時候要怎麼知道高空的空氣怎麼流呢?還好路邊的小孩手常常抓不牢氣球,所以看著飛上天空的氣球方向,其實就可以確定,在高空的地方還是吹著東北風啊。

喔,對了這天還有個很大的收穫啊。看看這則新聞吧-專用3D眼鏡 超大閃光棒民眾爭搶

某銀行發了60萬支的閃光棒啊


當天本來是沒有要拿的,可是看到大家手上都拿著一隻在閃,看著看著我就想,最近都在瘋狂用各種工具做三原色光球,而這個閃光棒的顏色又剛好有那三原色,而且又會閃,說不定可以拿來用啊。於是我就去問附近的清潔隊大叔哪裡有得送,結果他就從一旁的袋子裡拿了一隻送我,而且還說「這個東西喔,等一下結束的時候,到處都是」

聽到的時候,其實半信半疑,因為這個玩具挺不錯的啊,大家真的會亂丟嗎?四小時過後,清潔隊的大叔果然是對的,滿地都是垃圾,這個棒子被丟的到處都是啊,於是我就在2011年的第1個小時變身為拾荒中年男子了,一直低頭在四處撿棒子,撿掉下來的電路板。

據梅子說,當場有另外一個撿寶特瓶的阿叔跟我一樣彎腰走過人群,剎那間,她突然分不清楚哪個才是她的老公啦。

最後結果就是這些囉,有完整的棒子,也有散落的電路板(袋子裡),合計大約是100份。
還好當晚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扛著袋子抱這些,還有一個高中老師和台大醫生一起羞羞臉。


其實我要做三原色光球只要那個電路板就好了,不過那根長棒子應該也有用,我打算來試試看可不可以做一個偏光筒,或是拿來玩玩肯特管。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