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

竹東高中居然有飛鼠啊

竹東高中真是個很有野趣的地方,之前她們學校還有一家族的領角鴞、小啄木,甚至上課上到一半還會被大冠鷲吵到必須暫停。

除了這些生物以外,幾個月前,梅子居然說他們學校裡出現飛鼠啦!
更有意思的是,最近飛鼠會在白天把身體掛出樹洞外面睡覺,而且飛鼠洞居然就在教室附近的大樹上。


而要看到這隻飛鼠也相當容易,只要站在走廊就可以看得到了,白天有時就是這樣掛著朝下看,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看著看著,還會把眼睛閉上睡覺,然後繼續掛在洞口



跑到樹下跟牠對望,真是無辜的眼神啊。



這飛鼠也不孤單,梅子前幾天還有拍到洞裡還有另外一隻小的,想來大概是親子檔吧?


看到飛鼠讓我想到王宏恩的【寂寞的飛鼠】


也想到了【山豬.飛鼠.撒可努】

這本書被拍成了電影,而書中的一篇【飛鼠大學】更被收在國中的國文課本裡
「爸!飛鼠真的有大學嗎?」我好奇地問。

「有哇!牠們都是夜間部的。」我聽不懂,父親又說:「飛鼠是夜行動物,牠們常聚在一起研究生存的法則,而逃生和躲過獵人的追捕是必修的學分,與獵人鬥智則是更上一層的課程。」

....

父親把飛鼠躲藏的那個樹幹整個鋸掉,再用樹枝和泥土封住缺口,緊緊地讓飛鼠沒有移動的空間,父親說:「這隻飛鼠是我打過這麼多的飛鼠裡最聰明的一隻,我看這隻不只大學畢業,可能還曾經到國外留過學,不然怎麼會知道我要抓牠,而且還聰明地想到要在做窩前找一棵有相通樹洞的樹,以預防被攻擊時有逃生的路徑。」





後記

梅子在網路上搜尋飛鼠大學這篇文章時,感嘆地說「居然有考題是在考課文填充,卻忽略掉這篇文章想表達的自然與智慧。」

我說:「國文還真是難教,國文老師常常得因課本內容,而去找尋很多的相關資料為學生補充。就像是課文裡出現了【車過枋寮】,老師們就得為台北國的小孩準備枋寮的資料,也許那些小孩從來都不會在枋寮停留吧」

梅子說:「國文老師應該跟我們一樣吧,他們在教室裡頭教世界,我們在教室裡頭教自然」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