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5日

永續生態模擬遊戲-釣魚

最近看到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在帶一個海洋生態的推廣計畫,叫做烏金歲月二部曲--烏魚小班,這個活動的目的是要讓參與者體會海洋資源的重要性,最令我感興趣的是,這裡頭有遊戲啊!我最愛遊戲了!

以下這段介紹來自他們的說明-海洋漁獲爭霸戰-海洋漁獲爭霸戰(pdf)

這個遊戲由美國的「永續發展機構」 (Sustainability Institute)設計,已有數十年的歷史。 從美國高中生到聯合國官員,都是這個遊戲推廣的對象,目前已經遍及三十多個國家。
藉由分組模擬漁船公司,彼此競爭海洋裡的資源 (魚獲量 ),並將結果化為具體數字 (金錢 ),在遊戲當中穿插「競標」和「 磋商」等過程,親身感受、了解「共有地的悲歌」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本質,以及我們是如何快速地在掠奪共同、 卻也是唯一的地球資源。
課程適用於 :環境管理、資源分配、全球暖化、生物多樣性、 全球化與資本主義等主題。

大人場次活動方式:
每組扮演一家船公司,在電腦軟體的模擬中下海捕魚,以求獲得最大利潤,但漁業資源有限,當公司持續獲利的信念與資源匱乏的天條互相抵觸時,獲勝的會是誰呢?
孩童場次活動方式:
親手製作釣竿下海釣魚,但時間有限,魚也有限,當最後一尾能繁殖的大魚就在你眼前,你會選擇給海洋一條生路,還是親手斬斷海洋的生機? 
所以這遊戲是什麼呢?不知道耶,我也沒玩過。

不過他們有給些相關訊息,所以我就上網查看看,一查真是不得了,好多跟這有關係的遊戲啊。



這些遊戲都可以拉一條線到 1968年,Garrett Hardin在Science上發表的《公有地之悲劇(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當共有資源沒有受到規範時,個人的需求將導致無止盡的破壞。

如果有個公有地可供放牧,一個牧人若是增加一頭牛,就可以增加一單位的收入,但大家若都選擇增加一頭牛或更多,則會因為過度放牧而對公有地的牧草產生破壞,甚至導致公有地無法再生產牧草。這樣的概念延伸到海洋資源的運用時,過程結果大家也都很清楚,那就是過漁造成的影響。這樣的概念大家都懂,但怎麼讓人們體會呢?這就有賴模擬遊戲了。




第一種遊戲是這樣的(來自此),學生四人一組圍坐一桌,每人代表一個家庭,桌上擺了16條魚(這可以用照片、餅乾或糖果來代替),每年有一次的捕魚機會(有點像是烏魚季或像是達悟捕飛魚),你可以不捕或是捕很多,然而你如果不捕或只捕一條,你的家人就會挨餓,明年你就喪失捕魚的機會。要不挨餓,你至少得捕捉兩條,如果你捕了超過兩條,多過兩條的部份就可以賣出賺錢。每年魚季過後,魚群會開始繁殖,數量會增加一倍。

遊戲的時間共計十年,這期間每組學生要紀錄每年每人捕捉的魚數,還有繁殖之後的魚數。而且更重要的是,遊戲期間學生之間不能交談、不能溝通。

可想而知,可能玩不到第二年,就Game over了

所以遊戲還要進行第二階段,請同學先討論策略5分鐘,再進行第二個十年的遊戲。


遊戲的重點放在最後的討論上
1.同組中有沒有人抓了太多魚,你有什麼感覺?有人盡可能抓了許多魚嗎?Why or Why not?我們的社會是否有鼓勵這種捕捉到最多的行為?(請參考烏魚季和黑鮪魚季的新聞)

2.有人為了整組而犧牲自己的捕魚數量嘛?Why of why not?社會鼓勵這樣的行為嗎?
3.第二個十年時,你們的策略怎麼改變?全部改變嗎?這造成什麼結果?
4.有沒有辦法可以增加每個人的捕捉數量,而且魚群的數量還能維持一樣?Why or Why not?
5.在你的家庭、社區或是班級中,有沒有類似的情形?這些問題怎麼解決?
6.有什麼自然資源屬於這種共有的資源?
7.有什麼是全球共有的?這些資源有被妥善運用嗎? Why or why not?人們可以怎麼使用這些資源的?






第二種遊戲則是一開始池塘有12條魚(來自此),每回合的捕撈結束,會增加25%的魚。遊戲一共玩四次,每次十回合當作是十天的捕撈期。

這四次分別為

1.每個人都選擇一種捕捉技術直到遊戲結束,捕捉技術決定你每次可以抓的魚,例如你選擇每次兩條魚,那麼整個10回合就都要抓兩條魚。
2.每個人可以每年更換捕捉技術,直到遊戲結束;
3.因為政府介入,所以每回合只可以捕一條魚;
4.每個人每次都可選擇不同捕撈技術,而且每回合結束,魚群只會增加10%,但魚群最終不會超過負荷量的20條魚。

每回合都紀錄三個資料,你捕捉的魚,你捕捉的魚累計數量、繁殖之後海洋中的魚群數量。

遊戲後會發現大家都玩不到10天就結束了,這代表捕捉的數量趕不及他們繁殖的數量,這就變成無法永續利用的資源。

遊戲的目的是什麼呢?每個人盡可能的捕捉很多魚嗎?還是大家都能儘可能的捕到很多魚?或是海洋中盡可能留下很多魚?

事實上這些都對,如果你把這當成一場一場一人獨贏,他人皆輸的零和遊戲(zero-sum game ),那麼結果就會是大家和整個環境都輸,沒有人會贏。







除了以上兩種遊戲場景外,也可以將場景放大到每組為一個漁業公司(來自此),其中加入支出和收入的經濟變動,還有銀行的存款和借貸。



漁業公司的收入來自賣魚,每隻魚賣20元,錢存在銀行還有每年10%的利息。

支出部份則多著呢
每年船隻停在港口,一船要繳交一年50元的費用
每年捕魚的費用,近海一船要繳交150元的費用,遠洋要繳交250的費用
建造船隻,每年要300元費用,今年繳交,但明年才可以用
銀行借貸的利息為15%

遊戲最後是評估各家所有的資產額
計算方式是銀行的存款+船價值(最近兩年每艘船的平均漁獲價格)x船隻數量

後面這種遊戲方式因為太多計算了,所以就需要電腦軟體輔助。看他們這種還有加入拍賣會競標的元素耶,不知道是怎麼進行的?

看其他人還會在遊戲進行的始末,播放東西的故事魚線的盡頭這兩部影片進行討論。


這些遊戲也還可以跟其他遊戲串連在一起,像是農作裡的生物多樣性林業的生物多樣性,另外還可談到永續漁業-海鮮指南。最後也許還可以解剖丁香魚

未來的課程,說不定還可以讓學生自己設計遊戲並帶領,培養創造力和領導能力。

附帶一提的是,這些釣魚遊戲如果可以變成暗箱遊戲,參加者不知道實際魚群有多少,然後我們另外加一個組員下去當生物學家,進行族群數量估計,提供其他人族群變動量。這樣好像也會變得很有趣喔。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