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1日

取唾液的之前之後

前一陣子做的吐唾液分解澱粉的實驗,有一些改進或是新增的想法

像做吐唾液這件事情,有人提過嚼無糖口香糖或是橡皮筋,日本有老師建議含綿球,或是去年我是讓學生先含一點水再吐出來。
不過今年我完全改變,我是直接拿一個小塑膠杯,要學生整組同學,每人吐五口到小杯子裡。

會這樣做的原因是,不想看到學生拖拖拉拉在決定誰要吐,最後吐完了之後,把實驗的責任都推給那位吐口水的人,所以我乾脆要整組都吐。那麼到底誰先吐呢?學生自有辦法,他們用猜拳的,最輸的先吐。不過後來他們就後悔了,因為最贏的本來沾沾自喜,自己可以最後吐,結果發現輪到他的時候,他得面對一杯前人吐過口水的杯子。

這樣收集唾液的效果,倒是蠻快的。而且我沒有要求他們要吐到多少量,反正最後對照組就是用和唾液相同量的水就行了。

我明年做這個實驗的時候,應該來加個材料,就是每組發酸鹼試紙,直接讓他們測試唾液的酸鹼值。可想而知,每個人的差異應該都很大,不過會是個有趣的經驗吧。

另外,前兩天在看生理學的資料時候,對吐唾液這件事情,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唾液腺分泌的唾液包括水狀唾液和黏稠狀唾液,其中水狀唾液含有澱粉酶,這才是我們做實驗所需要的。而唾液分泌完全是神經性的控制,在緊張的時候,唾液分泌量不多。偏偏我每次做實驗最喜歡把氣氛搞得很凝重,彷彿不管做什麼實驗都會失火一樣。做實驗會有一兩組組無法成功,也許就是我害的,因為他們沒有分泌出水狀唾液,沒辦法,我沒有那麼秀色可餐啊。

明年也許在吐唾液之前,先來塑造一種氛圍,就是會流口水的氛圍。像是準備美食的圖片、或是美食的影片等等,不過梅子倒是建議我,不一定準備食物給他們,可以在上課的時候問他們學校附近哪裡有好吃的,因為唾液的分泌是神經控制的。記憶的連結、美食的回憶,應該有辦法讓他們噴口水吧!?明年就來試試看!

哼~~我要你們的水狀唾液!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