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6日

生物課就是不停的吃-生殖器官的觀察-part2

接續去年的part1 :生物課就是不停的吃-生殖器官的觀察

今年我們的生物課,蛋的觀察還是要繼續吃下去!這樣才有熱血生物課的感覺啊。

當然一開始我們還是會觀察氣室



我一直期待有哪個學生能夠徒手把所有蛋殼剝掉(不是泡醋喔),作實驗很認真的小淳淳很厲害!這次把殼剝了1/4,雖然未盡全功,但是我們期待未來表現。
(你都剝得這麼好了,我想以後你就朝這方面發展吧!將來可以成為剝蛋界的達人,巡迴表演剝蛋)


去年我們是作布丁,今年吃點不一樣的,就吃「烤起司蛋」吧
準備一個鋁箔盒、裡頭打了一顆蛋進去,再加上一些撕碎的起司片,揮霍一點還可以在上面繼續鋪上起司片。



送進烤箱開上下火250度,烤5分鐘。
噹噹~我們就有起司蛋可以吃啦




每次看杜老爺吃東西,都覺得很好吃啊!








濃稠的起司加上滑嫩的蛋液,喔喔喔,剛好撫慰這群餓死鬼的肚皮。



花的觀察也是不斷的吃,不過我們重點放在吃果實啊
(糟糕,我好像把某人拍壞掉了)



牡丹的花粉


朱槿是很適合觀察子房的植物,在解剖之前當然也很適合拿裝飾。


學生小賢賢迫於我的淫威,只好擺出一副可人的扶桑花女孩模樣。



花瓣剝一剝,別忘了還有一個富有教育意義但是很無聊的活動,就是把朱槿的雌蕊黏在鼻子上。這個是中年男子讀幼稚園的回憶,一定要讓我的學生體驗一下。願意的話還可以先舔一口,甜甜的喔!不過我自從吃到螞蟻之後,我就不偷舔花蜜了。



果實的部分居然有人帶石榴耶


雖然很好吃,不過每次看到石榴,我都會想到唐伯虎點秋香的「石榴姐」啊
(知道我在說什麼的,年紀應該也有三十歲了)



叫學生帶花帶果,最怕是帶來菊花和蘋果,因為都是很不典型的東西啊。

說蘋果不典型,是因為它是假果(什麼!蘋果也有黑心貨)。我們吃的部位其實是花托發育來的,那子房變成的部位呢?其實就是我們不吃的果核。不過我吃蘋果懶得丟果核,我都是整個嗑掉。

蘋果是很有趣的東西,橫切就可以看到五芒星。這也是觀察子房界線的好切法。像是五芒星外接圓的就是子房的位置了。



吃完李子、桃子、梅子等留下的果核,其實不是真的種子。它是內果皮,真正的種子還藏在裡面,得敲開之後才看得到,不過萬一用力過猛可是會連種子一起敲碎啊。
桃子和李子敲碎之後,裡頭種子的味道和它們親戚還真像,滿滿的杏仁味啊。



之前請學生帶果實來,我說帶酸梅也可以。結果有學生帶了陳皮梅,糟糕,一時輕忽,忘了提醒,陳皮梅可是去籽過的啦!頓時陳皮梅就從實驗材料變成課堂點心了。

說到種子,我們對芒果有不少誤解。常常可以看到題目在問:「芒果有幾個種子」。我想出題者一定是以為芒果中間那個核就又是種子吧?非也,真正的種子還藏在果核裡頭啊。雖說剪開來以後,芒果的確通常是一棵種子,不過錯把內果皮當種子來出題,這樣不太好吧?

講到果實,我就想到學生的生活經驗實在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啊。
例如,之前在課堂上講到芒果的果核時,學生羅際就問:「芒果的果核長什麼樣」,我說:「芒果的果核那麼大,你沒看過?」。過一陣子,學生嘉嘉禁不住好奇心,也問「所以芒果的核很大喔?」。過兩天又聽到另一個被我稱為「副會長」的學生也跟我說:「其實我沒有看過芒果裡面長什麼樣子」。聽到這些問題,我本來很驚訝,不過當事人都極力澄清說,他們爸媽說他們對芒果過敏,所以都沒給他們吃芒果啊。

嗯,對芒果過敏說得通,不過對蘋果就說不過去了吧。上週,學生小賢賢問了一個嚇死我的問題:「蘋果的果核長什麼樣子」。如果這個問題是在我爸小時候那年代問的,情有可原,不過現在已經2010年啦!



希望我的學生不要變成這樣啊!

你可能對這有興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